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總裁 > 念念難防:顧先生請別跑

更新時間:2019-11-25 18:16:04

念念難防:顧先生請別跑 連載中

念念難防:顧先生請別跑

來源:微小寶作者:桐哥分類:總裁主角:時笙顧霆琛

有很多書友在找一本叫《念念難防:顧先生請別跑》的小說,這本小說是作者桐哥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虐戀類型的小說,下面小編為大家帶來的是這本世間有你深愛無盡小說的免費閱讀章節內容,想要看這本小說的網友不要錯過哦。我有一個藏在心底的秘密——我愛顧霆琛整整九年。年少時,常尾隨他身后。年長時,終于成為他的妻子。但他卻不給我愛情,絲毫憐憫都沒有。我拿離婚和時家的權勢誘惑他談一場戀愛,他都不為所動。他永遠不會記起曾經那個忐忑不安、小心翼翼跟著他身后的小姑娘。直到離婚后,我看清所謂的情深不過是自己感動了自己。甚至直到死我都不知道——我愛的那個如清風般朗月溫潤的男人從不是他。是我一開始就認錯了人。所謂的情深,所謂的一心一意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沉默著沒說話,顧霆琛執拗的目光望著我。

公交車到下一站的時候我便著急下車,他沒有跟隨上來,我打車回到之前那個地方,開著自己的車離開回到了別墅。

偌大的別墅里空蕩蕩的,我坐在沙發上發了許久的呆,腦海里反反復復的浮現著顧霆琛說的那句話,“我始終欠她一場婚禮。”

仔細算起來,顧霆琛的確欠溫如嫣一場婚禮。

三年前的確是溫如嫣放棄的顧霆琛,但也算是顧霆琛放棄的溫如嫣。

假如溫如嫣不拿那三百萬離開梧城,顧霆琛也是打算跟她說分手的。

在愛情中,誰又能說誰做的對呢?

那盛大的婚禮早在三年前就該給她的。

我不過是鳩占鵲巢,現在只是一切都回到原點罷了。

就在我胡思亂想時季暖給我打了電話。

她是我為數不多的朋友,在梧城開了個貓貓茶館,一進茶館全都是悠閑的走來走去的貓咪,說起來她的茶館一直是虧本的狀態,這么多年也是靠我入股才存活到現在。

我把手機擱在耳邊問:“找我什么事?”

她興奮的說:“隔壁不是音樂會館嗎?晚上有鋼琴演奏,聽說是從美國回來的大師,你不是喜歡鋼琴嗎?現在過來我晚上就陪你去欣賞。”

我喜歡鋼琴只是因為是顧霆琛彈的而已。

我低頭看見桌上那張里面有著五百萬的銀行卡,去大街上買那份愛實在是枉然,被人當成精神病不說,還被顧霆琛他們撞見落魄的自己。

錢既然留著沒用,還不如都給季暖經營茶館。

我答應她說:“我大概一個小時到。”

我起身簡單的收拾了下房間,整理的整整齊齊,又去浴室卸妝隨后出來化了一個精致的妝容,無論何時何地自己都想要最美的狀態。

最后我換了件藍色齊膝的大衣打車去了茶館,屋外依舊落著雪,我深深的吐了口白氣,裝作精神十足的進了茶館。

季暖看見連忙放下手里的茶杯過來把我抱進懷里,笑問:“最近忙什么呢,一直不過來坐坐?”

我扯了個慌說:“都是工作上的事。”

見我給了個解釋,季暖松開我道:“你自己坐一會兒,我讓人給你泡一杯茶,等我忙完了再來找你。”

我找了個安靜的位置抱著一只白色的貓咪坐在窗邊望著街上的車水馬龍,一派安詳的氣息。

突兀的,一個挺拔的背影撞入眼眸。

那抹背影,異常的孤傲。

我怔住,不知怎么的,眼淚靜默的流了下來。

我目光幾乎貪戀的盯著那抹背影,像我年少那般,悄悄的跟隨在他的身后,那么的令人熟悉,激蕩起我所有的回憶。

我慌亂的起身,貓咪嚇了一跳跑開,我沖出茶館四處張望著,可在擁擠的人潮中我再也尋不見那抹背影。

季暖看見我跑出來,她慌忙的追出來,見我哭的不知所措,語氣擔憂的問:“笙兒,你干嘛哭啊?”

我好像看見他了……

那個背影,第一次給我那么深刻的感覺。

終于和曾經那個溫暖的男人重疊了在一起。

他會是顧霆琛嗎?!

會嗎?

可除了顧霆琛沒人能給我這般感覺!

倘若他不是顧霆琛那又是誰呢?

我猛然想起顧思思口中提起的音樂會……

指的是這兒嗎?

顧霆琛此刻也在這兒嗎?

我抬手輕輕的抹了抹眼角的眼淚,收回視線看見季暖也在哭,我驚奇的問道:“暖暖,你在哭什么?”

“笙兒,你為什么看起來總是那么難過?”

季暖張開雙手抱著我,哽咽道:“你總會莫名其妙的流淚,可他在三年前已經是你的了啊。”

季暖口中的他指的是顧霆琛。

我還沒有告訴她我離婚的事情。

我閉了閉眼笑說:“或許是雪太涼眼睛了吧。”

我和她一起回到茶館,我找到剛剛被我嚇到的那只白貓,輕輕的將它擁進懷里,“抱歉,剛剛嚇著了你。”

它喵了一聲,用腦袋輕輕的蹭著我的手背,見它如此乖巧的模樣,我忍不住的笑出聲道:“真乖。”

在茶館待到晚上,季暖臨時有事不能陪我去音樂會現場。

她把票塞到我懷里便著急的離開了。

我把銀行卡放在她的電腦旁就去了隔壁音樂會館。

現場人滿為患,我找到自己的座位走過去坐下,旁邊是一對情侶,兩人低低的說著親密的話。

女孩問他,“你什么時候娶我?”

男孩笑說:“等你長大我就娶你。”

我偏頭望著他們,不過十四五歲的年齡。

聽說這個年齡愛上的人一輩子都忘不掉,正如季暖。

她高二那年愛上了一個地痞流氓,那個男孩明明一無所有,不能給她穩定的生活和足夠的經濟,但她愛他愛的無法自拔,為他墮過胎也鬧過自殺。

即便這樣,季暖依舊會說她在這個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個那般愛她的男人了。

我記得她許多年前說過一句話,“那個男孩……在流里流氣的外表下有一個如清風般朗月般的靈魂,我懂他的脆弱,敏感,自尊以及為了愛義無反顧。笙兒,她不比你當年認識的那個顧霆琛差勁,他甚至很有自己的想法和傲氣。”

是的,那個男孩一無所有,但他有條命,肯愿意為季暖隨時犧牲的命。

在季暖高三那年,他替她擋了一場車禍。

他沒了,季暖的心也跟著走了。

直到現在,季暖都依舊單身。

我收回視線,心里默默地祝福這個年齡段的所有少年少女能都如愿以償。

……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這場音樂會實在提不起我的興趣。

就在我打算離開時,一個熟悉的旋律入了耳。

我眼眶瞬間濕潤,目光錯愕的望著舞臺。

一架鋼琴,一雙很漂亮的手。

風居住的街道……

他還記得嗎?

那個男人在演奏鋼琴的時候那般溫雅俊郎。

如多年前那般與那個溫暖儒雅的男人重疊在一起。

曲落盡,我慌忙的離開去后臺找他,但怎么也尋不見。

我好怕他離開,怕他明天過后就是別人的新郎了。

我好想見見他,想讓他知道我是誰。

我在后臺找了很久都沒見人,最后失落的離開音樂會館。

外面的天已經黑了,雪下的更密集了。

我踩著高跟鞋緩慢的走在街道上,路燈慵懶的灑在雪路上,走著走著,面前突然拖出了一個斜長的身影。

我站住,緩緩的抬頭望著眼前的男人。

我凝住呼吸,他穿著藏青色的齊膝大衣,里面配著一件黑色的高領毛衣,脖子上松松垮垮的系著一條杏色圍巾,與下午我見到的那個背影如出一轍。

原來我在車水馬龍的街上看見的人真的是他啊……

我抿了抿唇想問他為什么要彈那首風居住的街道,但我還沒來得及出口,他便彎了彎唇角,眉眼盈盈的笑著道:“小姑娘,你又跟著我……”

聞言我沒控制住力道咬破自己的唇。

小姑娘……

他這是記得我了?

我濕潤著眼眶顫顫巍巍的喊著,“顧霆琛。”

小說《念念難防:顧先生請別跑》 09.你為什么那么難過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最新斯诺克世界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