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重生 > 啞醫嫡女:九千歲的小娘子

更新時間:2019-11-25 18:14:06

啞醫嫡女:九千歲的小娘子 連載中

啞醫嫡女:九千歲的小娘子

來源:七悅文學作者:朱三公子分類:重生主角:周太平小康子

《啞醫嫡女:九千歲的小娘子》是作者朱三公子最近創作的古代言情類小說,文筆嫻熟,言語精辟,實力推薦。《啞醫嫡女:九千歲的小娘子》精彩章節節選:人人都說定國公府的三姑娘又病又啞又弱,活不到成年,只有這個妖孽太監識得什么叫真金白銀,過來牽著她的手說,我們來做一個夫妻交易吧。她撇了撇嘴,交易?夫妻?你有資本嗎?他唇角微微勾起,要不要我證明一下?...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3章定國公府

周太平告訴她,只有得到老夫人的信任,林氏的兒子才能青云直上,前程似錦,而不是讓柳姨娘的兒子青云直上。

這還是過去那個天真無邪,對人心一無所知的蠢丫頭說的話嗎?

林氏陡然覺得周太平是不是遇到高人了,問聽琴:“太平近來都去了何處?”

“哪里都沒有去,只在屋內養病。”聽琴跪下,淚如雨下,“還請夫人為姑娘做主。”

“你快起來,姑娘是我嫡門里的閨女,又是先夫人唯一的骨血,先夫人和我友情不菲,我自然不會坐視不理。”想到自己兒子總是被柳姨娘生的庶子壓了一頭,林氏頓時生出不少勇氣。

周太平又遞過去一張宣紙,上書:我是被周依琳打暈的,院子里的丫鬟當時都看到了。只要跪請老夫人做主,就可以讓真相大白。

林氏一怔,這正是打擊柳姨娘的最好機會啊。

只是老夫人正在佛堂清修時期,最不喜旁人打攪。

若是貿然沖進去,怕是弄巧成拙。

正思忖間,周依琳帶了兩個丫鬟過來了,看到紅月倒地就想沖過去打周太平,卻被奴婢攔住:“姑娘,不可啊,夫人都在。”

周依琳這才作罷,也不行禮,盛氣凌人道:“母親既然來了,太平無故責打奴婢,還把奴婢打出了血,母親豈不處罰她?傳了出去,外頭還以為我們定國公府如何刻薄下人呢?”

林氏被庶女“罵”了一頓,臉面上過不去,不悅道:“也是紅月奴大欺主先,這等小人也是該打。”

“該打?母親莫要忘了,祖母禮佛,最不喜歡主子打罵下人,下人若有不對,交給嬤嬤執行家法便是了,這樣打人,這刻薄之名若是傳了出去,祖母第一名唯母親是問!”周依琳個子高,繼承了柳姨娘的花容月貌,又是周似玉最疼愛的女兒,平時說話也居高臨下,根本不把作為后母的林氏放在眼里。

林氏平時忍讓也就算了,今天得了周太平提醒,又仔細看了眼周太平,認準了她背后有高人,為了兒子前途,決定豁出去和柳姨娘對峙了,便發怒了說:“既然你口口聲聲提到了你祖母,我今天就要求教一下你祖母,你一個庶女,是哪里來的勇氣對我這個母親毫無規矩的?定國公府不怕被人笑話教養不端嗎?”

提到求教老國公夫人,一向入不了老夫人眼的周依琳略有些怕了,可想到老夫人正在禮佛呢,誰敢打攪了去?再加上過去忍讓的林氏今天不知哪里來的膽子,左一個“庶女”右一個“庶女”地亂叫,徹底惹怒了周依琳。

周依琳最不喜歡別人叫她“庶女”!

當下氣得跳了起來,指了林氏的鼻尖大罵:“有本事你找祖母啊!沒本事就做縮頭烏龜去,在我面前發什么瘋!”

這嫡母被庶女指著鼻子罵也是京都頭一個,林氏就是再軟弱此時也被激怒了,“成,太平,走,我們一起去見老夫人,相信老夫人一定會給我們一個交待!”

聽琴連忙掩護著周太平,跟著林氏走出院子。

周依琳看著她們走遠才驚慌起來,奴婢紫菱說:“姑娘莫怕,她們去也見不到老夫人。昨兒老夫人就已經傳話,今兒請了紫云觀的清風道長前來授道,誰都不能進去,免得沖撞了法事。”

這邊,周太平跟著林氏走在林蔭小道上,鞋底太淺,鵝卵石的凸起**著腳心,有種坎坷后的舒服感。

“太平,你覺得老夫人會不會不見我們?”狐疑不定的林氏放慢了腳步。

周太平點點頭,那雙黑白分明的眼中射出灼灼目光,透著過去沒有的篤定和警覺,憑白地讓人安心。

林氏又加快了腳步。

定國公府沒有吳國公府那么大,可卻勝在小巧別致。幾處假山旁擺放了蟹爪蘭,新穎特別,讓人過目不忘。

周太平迅速地把定國公府大大小小的路徑記在心里。從今以后她就是這里的主人了。

很快就到了佛堂。

門前兩棵梧桐樹,樹上都掛了燈籠。

“我們有要緊事要見老夫人。”林氏說,“請通報一聲。”

“老夫人交待過,今兒清風道長蒞臨,正在做法事,任何人不得打攪。”云嬤嬤說。

林氏一怔,看著周太平說:“真不巧了,清風道長可是老夫人的貴賓。這次準是見不了了。”

周太平眼睛瞪大,什么?清風道長?

前世,朱若涵師從荊谷子學醫,經常見到清風道長。

清風道長和荊谷子是好友至交。

朱若涵非常了解清風道長。

這回真是天助我也。

于是周太平在聽琴手心上寫了幾句話,聽琴說:“夫人,姑娘說,只要告訴清風道長一句詩,老夫人就會見我們了。”

“詩?什么詩?”林氏一怔。

聽琴說:“清風知我意,白云獨悠悠。”

林氏笑道:“這句詩是不錯,可清風道長又不是詩人,怎么會因為這句詩就讓老夫人見我們呢?”

聽琴說:“我們姑娘不會胡說八道,既然說了,定有她的道理。夫人何不試一試呢?”

林氏半信半疑地把詩告訴了云嬤嬤。

沒多久,云嬤嬤出來了,“老夫人由請。”

林氏大驚,周太平臉色鎮定,黑瑪瑙般的眼珠子定定地看著她,好像在說,看,一切我都安排好了!

老定國夫人穿著深紫色云錦長袍,面容嚴肅,酒紅色抹額上縫了顆綠松石襯得她一張臉紅潤了不少。

她身邊,穿著深灰色道袍,面目慈祥,眼神超脫的清風道長正端然而作,看到周太平低頭進來,眉毛微微一皺。

“見過母親。”

“見過老夫人。”

周太平跟著林氏和丫鬟聽琴行禮,因為口不能言,低頭靜默。

老夫人伸開雙臂:“太平,你來,幾日不見,這氣色還是如此差勁。快過來讓我瞧瞧。”

周太平低頭緩緩走去,老夫人抓了周太平嬌軟**的小手就放入懷里,“這就是我的大房嫡孫女,太平。”

清風道長點了點頭:“好名字。就是她給我那兩句詩的?”

周太平抬頭,和清風道長對視。

大夏朝崇尚道教,民風開放,男女十二歲才不同席,并且對道士例外。所以女眷見道士不需要避諱。

那沉靜如水的目光,倒是讓清風道長的心微微一顫,這目光沒來由地讓他熟悉,像極了記憶里的那個女孩子。

小說《啞醫嫡女:九千歲的小娘子》 第3章定國公府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最新斯诺克世界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