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刁蠻長公主:攝政王,求抱抱

更新時間:2019-11-25 18:13:52

刁蠻長公主:攝政王,求抱抱 連載中

刁蠻長公主:攝政王,求抱抱

來源:掌文作者:招財小團子分類:言情主角:沈七七墨炎

精品小說《刁蠻長公主:攝政王,求抱抱》是招財小團子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沈七七墨炎,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她,是過目不忘,從醫術繪畫到詩詞歷史無所不通的二十一世紀新新人類沈七七。 他,是清冷腹黑,權勢遮天,素有才驚九州之稱的天月攝政王墨炎。 一朝穿越,技能滿分的沈七七成了天月的草包長公主蕭浣煙,虐渣女、踹前任、獻良計,解危局,一路上她玩的不亦樂乎。 后來,有個狂熱的小粉絲問沈七七對......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咱們還是趕緊回宮,不要再呆在這里了,再呆在這里,恐怕真的會要命。"

沈七七臉上帶著苦兮兮的笑,趁著旁人沒有注意,拉著月靈抬腳就要走。

"公主,這是要去哪里?"

明明墨炎的聲音聽著冷清,但是在沈七七聽來卻是有幾分陰森。

燒了他的家,這要是換作別人,估摸著會以為沈七七是故意的。

"攝政王殿下,我身體有些不適,想要回宮讓太醫看看。"

沈七七嫩白的臉皺成一團,捂著自己的肚子,裝得挺像模像樣。

墨炎伸出手指勾住了她的后領,稍稍使了下勁,沈七七這腳踏不出去了。

"是嗎?正好,我這府里面也有大夫候著,既然公主身體不適,那就在這里請大夫看看。"

墨炎平靜的語氣里面暗含隱怒。

"不用了,不用了,我突然覺得肚子又好了,攝政王殿下,我發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就算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會想著把他的院子燒了。

她也覺得自己挺衰的,明明是想要來這里討好墨炎,現在倒是把他給惹怒了。

"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公主縱火燒院,我會向皇上稟明此地事由。"

墨炎看著她垂頭喪氣的樣子,眼神含怒,松開了她的領子。

"真的,你信我啊!看我這真誠的臉,難道你覺得我再撒謊。"

沈七七急了,她極力的想要證明自己的清白,奈何她前科太多,墨炎根本不相信。

"這院子向來是我住慣的地方,如今被你一把火燒了,你說該如何是好。"

墨炎看著院子各處都有燒焦的痕跡,就算下人們撲火及時,但是煙味充斥著整個院子和屋子。

"你要不相信我也沒有辦法,反正我不是故意的,天晚了,我真的要回宮了,若是有事情的話,明日再說也是成的。"

沈七七覺得自己冤得很,但是有些事情又不能夠真的說明白。

拉著月靈她兔子般的逃出了院子,然后回頭朝著墨炎拜拜。

"殿下,長公主實在是太過分了,她定是故意的。"

青城氣得臉都紅了,原本還以為長公主是真的想要討好殿下,沒有想到她以討好為由,竟把殿下最喜歡的院子毀了。

"能不能讓屬下去查探下,看看長公主究竟再搞什么鬼。"

墨炎伸出手制止了青城的想法,蕭浣煙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這件事情他會查清楚。

不知道今日來是蕭浣煙自己要來,還是蘇承溫想讓她來這里作試探。

回了宮的沈七七,抓起茶壺咕咚咕咚把一壺茶全部都喝光了。

"怎么辦,怎么辦?墨炎的院子燒著了,他會不會小心眼的記仇,然后又來整治我。"

想到上次修路的事情,沈七七又覺得手開始疼了。

"公主,要不然去找皇上,讓他幫著說情。"

月靈苦著臉也想不出別的辦法,要說誰可以在攝政王的面前說上話,那就只有小皇帝了。

只不過,沈七七還沒有找皇帝求救,墨炎就先把沈七七給告了。

……

御書房內,蕭霽景眉頭緊皺,聽著攝政王所說的話,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

"攝政王,阿姐定不是故意的,朕也聽聞阿姐連日來與您偶遇,想來她今天在您府上放煙火,也是為了讓您明白她的一片心意。"

"書上可說了,憐香惜玉才是君子,攝政王如此有才華,定是位真正的君子,所以就不要再記著這件事情了,成不成。"

若是沈七七在這里,定是會拍著小皇帝的后背贊美,沒有想到這便宜弟弟,倒是挺為她這個姐姐考慮的。

"臣并不是想要計較長公主所犯的錯,只不過臣現在沒有地方住了,皇上看該如何是好?"

院子已經燒了再計較也沒有用,墨炎進到宮里面來,也不過是想要將計就計的住在宮里面。

近日,長公主的行為實在是讓人看不透,若說她以前是再扮癡,那未免也太像。

但若是說她現在是故意再扮聰明,但她所做之事,的確稱得上腦子靈活。

"啊,這的確是件大事情,攝政王嘔心瀝血為天月朝付出了這么多,朕當然得好好安排。"

蕭霽景撐著小腦袋想了許久,最后眼睛一亮,拍著手掌想出來了辦法。

"不如攝政王就在皇宮里面住吧,皇宮小院頗多,您想要住哪里就可以住哪里,若是您想與朕一起住,也是好的。"

皇上的話雖是說得漂亮,但是看他眼神中隱隱透露著的拒絕,就可以看得出來,他根本不希望攝政王和他一起住。

白天學武習字,晚上還得和攝政王呆在一起,皇上覺得自己會瘋。

"皇上的美意臣領旨,聽聞玉凝宮有個偏殿,臣住那里即可。"

先皇去世雖有這么久,但宮里面的妃子并沒有散盡,墨炎并不想與宮里面的妃子有任何的牽扯。

"行,行,朕會讓人安排,攝政王您只管把行李搬過來就成。"

蕭霽景對墨炎有些懼怕,所以自然是巴不得他趕緊走。

墨炎達到了目的,立馬告辭。

沈七七跑來這里求救的時候,剛好和墨炎錯開,所以她絲毫不曉得,她馬上就要和墨炎比鄰而居。

"什么?!!"

一聲巨吼差點把屋頂掀翻了,蕭霽景捂著耳朵,躲在桌底下面不愿意出來。

"阿姐,朕不是故意的,可是你把攝政王府燒了,朕有什么辦法。"

沈七七擼起袖子,就要把這個坑姐的孩子扯出來,就算是要住進宮里面,也用不著安排在她的附近。

難道她以后就要天天對著墨炎的死人臉下飯不成,這怎么能成,她受不了,她會瘋的。

"你不是故意的,你明明知道我惹怒了他,怎么還將他安排在我住的地方,你是不是真的要將我逼死。"

"阿姐想得太多,雖說你做了錯事,但是攝政王也不是斤斤計較之人,況且,阿姐你長得如此討人喜歡,攝政王住在你隔壁,日日看著,說不定會看上你呢!"

蕭霽景這話一出,立馬就被沈七七扯了耳朵。

不成,她得讓墨炎打消住進宮里面的打算,她不想和他做鄰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最新斯诺克世界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