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都市 > 贅婿神醫

更新時間:2019-11-25 18:13:46

贅婿神醫 連載中

贅婿神醫

來源:七悅文學作者:執筆之東分類:都市主角:林子崖姜聰穎

主角叫林子崖姜聰穎的書名叫《贅婿神醫》,是作者執筆之東最新寫的一本都市異能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一代神醫下山歸來,不曾想卻遭遇了身患重病的爺爺,一手策劃的逼婚入贅!為了能讓爺爺活下來,林子崖只得入贅姜家,可姜聰穎卻說等爺爺一死,兩人就立馬離婚!可讓林子崖沒想到的是,他前腳剛結完婚,后腳自己爺爺就失蹤了!...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二章庸醫

爺爺這是……

都已經安排好了?

聽到董正剛的話,林子崖再一次愣住了。

他實在沒想到,他爺爺竟然早就將這所有的事情都給安排好了。

“看來,爺爺這是早就想去找自己的父母,只不過一直都在等自己回來罷了……”

心中有些無奈的嘆息一聲,林子崖側了側身,道:“既然是爺爺交代過的,那就請董叔里面坐吧。”

“三叔,誰知道他行不行,爹爹之前說了,您的病,只能讓林爺爺治,除了林爺爺外,別的阿貓阿狗都是庸醫!”

庸醫?

本就存了一肚子火的林子崖,在聽到這兩個字的時候,眼珠子瞬間瞪的溜圓!

我靠,找抽呢你!

第2章這種小病,太簡單!

猛地轉身看向少女,林子崖死死的咬住了后槽牙,幾乎是從齒縫中狠聲喝道:“你、說誰是庸醫?!”

說實話,這十年來,他跟隨那糟老頭子學醫,走遍了無數地方,還從未有人敢叫他一聲庸醫!

而對于自己醫術上的成就,林子崖也自問可以匹敵現今世上存在的任何中醫名家!

庸醫?

呵,簡直可笑!

“你、你要干嘛?”

許是真的被林子崖那幾近可以殺人的目光給嚇到了,少女下意識的嬌軀一顫,整個人都縮在了三叔背后,但嘴上卻依舊不依不饒的嗔道:“喂!你嚇唬誰呢呀,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小心我……”

“桐桐!”

不等侄女的話說完,董正剛突然低喝了一聲,目露嚴肅,大手一揮,恰恰擋住了林子崖的視線,同時對少女輕聲說道:“不得無禮!”

說罷,他扭頭看向林子崖。

但他此時看向林子崖的眼中,卻不禁透露出了些許的懷疑,正如少女所說,他這個病,在整個臨湘市中確實只有林老能治。

嘖嘴遲疑了半晌,董正剛這才再度開口道:“既然林老已經交代過,那我這條賤命也算不得什么,你來試試吧,若是真能醫好,我定會叫桐桐給你賠禮道歉……”

“若是不行,你們這林氏醫館也就別開了!”

董正剛的話還未說完,名叫桐桐的少女便立刻接嘴說道。

而她的話,董正剛卻并未有任何的反駁。

“呵呵,因早年刀傷而留下的胃疾罷了,若是這點小病本小爺都治不好,那這林氏醫館的牌子不用你們來拆,我自己拆!”

看著眼前的兩人,林子崖的眼中閃過一抹冷意。

憑他這十年來的造化,只需要一眼,就足以看穿董正剛所患什么疾病。

果然。

他的話音才剛落下,董正剛和她身后的少女便皆是一愣。

他們誰都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看起來不過才二十出頭的家伙,竟然連問診都不用,便一眼看出了董正剛的隱疾!

“跟我進來!”

未等董正剛和少女回過神來,林子崖便冷喝一聲,直接轉身走進了內閣診室。

眼見林子崖已經離開,董正剛不再猶豫,連忙亦步亦趨的跟了上去。

他的病,向來都是林老一手醫治,至今已經足有半年時間,但打從最開始,林老就曾告訴過他,這刀傷留下的暗疾無法根治,只能是靠藥物勉強維持。

故而,董正剛每個月都會到這里請林老為自己抓藥。

可如今看林子崖的動作,對方卻分明沒有抓藥的意思,反倒是從懷中掏出了一方木盒,木盒打開后,十幾條明晃晃,長短不一的銀針頓時跳躍出來!

“林老弟,你這是做什么?”

不知不覺中,董正剛對林子崖的稱呼已經變了。

而此時的他,也已經按照林子崖的吩咐平躺在了病床上,并將胸口的口子解開。

“施針。”

瞥了一眼董正剛,林子崖冷然道:“待會可能會有些痛苦,你忍著點,別叫出聲來,萬一泄了元氣的話,你這病就沒得治了!”

“啊?好、好!”

趕忙點了點頭,董正剛也不敢多說,順從的把一塊木疙瘩,死死咬在嘴里,這才悶聲悶氣的對林子崖說道:“請開始吧!”

刷!

不由分說,未等董正剛做好準備,只見林子崖左手一揮,一枚足有食指長的纖細銀針,就直接跳到了他的指縫當中!

緊接著,驟然下墜!

‘噗!’

尖銳的銀針刺破皮肉,發出一道細微的聲響,隨之,躺在床上的董正剛就猛然覺得通體一冷,腮幫子上的肌肉都不受控制的紛紛抖動起來,兩條青筋更是順著他的太陽穴蔓延開來,表情十分痛苦!

‘咔咔咔。’

牙齒幾乎都快要將木疙瘩咬了一個對穿,可即便是這樣,董正剛也不敢叫嚷一聲!

叫出聲,就沒得治了!

不能叫!

“呼、嗬嗬……”

喉嚨里不時發出一陣喘息聲響,而林子崖卻仿佛絲毫沒有看到他的痛苦一樣,手上又一次銀光閃過。

這一次,足有三根銀針!

噗、噗噗!

接連三聲過后,董正剛整個人都開始痙攣起來,眼珠子中一道道血絲密布,十足可怕。

冷汗很快就浸透了他身下的床單,這種痛苦,不比那刀傷再來一次的強。

“沒事了。”

做完了這一切之后,林子崖淡漠的看了一眼床上幾乎弓成蝦米狀的董正剛,輕描淡寫出聲說道:“回去之后,三日不可碰水,忌辛辣之物,你的病,沒問題了。”

“啊?”

直到這一刻,董正剛才終于回味過來,不知什么時候,林子崖在他身上所布下的銀針,竟然全都取了回去。

之前的痛苦,此刻也在逐漸衰退,很快,董正剛就恢復了力氣,大口喘息著,問道:“這樣就好了?不用再開一些藥鎮痛?”

“呵呵,怎么?難不成你還想多吃點地龍、黃精,柳沉的味道?”

“嘶!”

聽到這話,董正剛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滿心駭然。

林子崖所說的那些藥材名稱,每一樣都是林老之前為他開的,不差分毫!

干巴巴的咽了一口唾沫,董正剛連連干笑兩聲,:“林老弟莫怪,我這人大老粗一個,別跟我一般見識,嘿嘿。”

擺了擺手,林子崖不愿多說,扭頭向門外走去。

“喂!你這庸醫到底把我三叔怎么樣了!”

一只腳才剛踏出門檻,迎面少女就沖了過來,俏目中充滿警惕謹慎,嬌喝道:“本小姐可告訴你,要是我三叔出了什么事,你……”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最新斯诺克世界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