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穿越 > 此情本應長相守

更新時間:2019-11-25 14:49:24

此情本應長相守 已完結

此情本應長相守

來源:微小寶作者:春風依舊分類:穿越主角:溫昭陽司丞錦

小說主角是溫昭陽司丞錦的小說叫《此情本應長相守》,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春風依舊傾心創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她用盡力氣愛他,卻落得個國破家亡。他恨極了她,卻也愛極了她。當生命走到盡頭,他才知道到底失去了什么……...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前皇帝……

司丞錦眼底浮起一抹隱忍,終究還是要了她。

狠狠的,不帶一絲憐惜。

在她死不瞑目的父皇身旁,與她朝夕相伴至死都在維護她的丫鬟尸體旁邊,毫不留情地貫穿了她,奪走了她最后一絲尊嚴。

但司丞錦沒打算就這么放過她,他抽身而出后,脫下外袍將她裹住,然后拉著她的頭發硬生生往外拖。

雨小了,可他的聲音卻越來越大。

“之所以留你一條命,就是為了能有今日將你帶到蓮兒的墳前,讓你磕頭認錯,溫昭陽,你仗著自己是長公主,目中無人,害人性命,你們溫氏皇族有心包庇,朕就顛覆了那王朝,看誰還能護著你!”

他恨極了她,不屑于向這樣一個毒婦解釋宮變的真相,“朕要你這一輩子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要你一輩子!一輩子給他們母子贖罪!”

溫昭陽瞪大了眼睛,任憑雨水落進眼球里,都無動于衷,嘴里呢喃著:“不是那樣的,不是的……我從來沒有害過她……”

可惜,風雨飄搖中,沒人聽得到她的哭訴。

溫昭陽在墳前跪了整整一夜。

她的傷口沒得到及時處理,又一陣陣心悸,凌晨時分再也撐不住,晃了兩下就倒在了地上。

砰地一聲,好似在司丞錦心里砸出了一個洞。

“溫昭陽!”朦朧中,她似乎聽到了司丞錦氣急敗壞的聲音,“她還沒跪夠一個白晝,怎么能就這么倒了?太醫呢!”

三日后。

碧落被人帶到皇宮的時候,看到的就是沒有任何生氣的溫昭陽。

當初,溫昭陽剛定下婚事就將同她一起長大的丫鬟碧落也許了人家,所以宮變當日她并不在溫昭陽身邊,她記憶中的溫昭陽,一直都是生機勃勃的,神采飛揚地仿若太陽,從不曾這般傷痕累累過。

她一直向司丞錦磕頭,哭的嗓子都啞了:“皇上,皇上,求您救救公主!”

司丞錦不明白,這樣一個惡毒的女人有什么好,能讓她身邊奴才都誓死效忠。

他走到床前,惡狠狠地對溫昭陽說:“你還不肯醒是嗎?如果你再不睜開眼睛看看,朕就要了碧落的命!”

太醫說溫昭陽沒有求生意識,所以再多的補藥都拯救不了她的性命。

司丞錦怎么會這么容易就讓她死去,她在意什么,他就拿捏住什么。

這一招果然有效,溫昭陽的手指動了動。

碧落猛地撲過去:“公主!你醒醒,我是碧落,公主我是碧落。”

她執著地喊著,溫昭陽似是有了意識,竟抬手輕輕蹭了她一下。

司丞錦看到她的動作,譏笑道:“還真是會裝。”

他等了一會兒,看她還沒有睜開眼睛的跡象,也沒人反駁他,不知怎的,心中生出一股郁結,終于拂袖而去。

穿過溫昭陽現在居住的寢殿,正對著的就是盛潔柔的宮殿。

她是盛蓮兒的妹妹,現在享有無盡的榮華,可尊貴的皇后之位一日不到手,她就一日不能安心,她朝著司丞錦過來的方向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

那里,住著本該死在宮變的溫昭陽!

如果她說出了真相……

不……她不會讓她有機會說出口的!

“錦哥哥。”她身穿白裙,復制的都是盛蓮兒生前的款式,每走一步,裙擺就會綻放出好看的蓮花花瓣,襯得人清雅出塵又嬌弱。

司丞錦及時將她扶起,眉眼中都是溫柔:“外面風大,柔兒不該出來。”

“啟稟皇上,娘娘親自做了蓮藕湯,一直在外面等您,奴婢怎么勸她都不聽。”奴才看了她一眼,似是得到了肯定,“娘娘說,在外面等您,早見一眼,就多一眼的歡喜。”

“放肆!”盛潔柔一揮袖子,嚴厲中又帶著柔弱,“不許在錦哥哥面前亂說話!”

“算了算了。”司丞錦擺擺手,喝了一碗湯,溫熱的液體入腹,他覺得剛剛的不快消散了些,“你平日里寡言,如果不是這丫頭,朕也不會知道你的心意。”他將她攬入懷中,“你啊,就和你姐姐一樣傻。”

“如果她當年肯告訴朕,那一夜替朕解毒的是她,朕又怎么會將她送回京城,送到那毒婦面前……害了他們母子性命。”

這兩年來,閉眼就是盛蓮兒帶著胎兒找他哭訴的夢,他們母子死的那天他被迫前往戰場,好不容易凱旋而歸想去朝堂要個公道,反而被賜婚給溫昭陽,理由是那毒婦愛他。

愛?

她配嗎!

他好似在提醒自己什么,一遍遍道:“柔兒放心,蓮兒自小疼你,她去世前最后一封信中說過讓朕好生照看你,朕一定遵守。”

“錦哥哥……”盛潔柔將他的香囊解下,添了新的材料給他換上,再抬頭時已是滿臉淚痕,“姐姐她……她去世的時候好慘,我那不足月的侄兒渾身都是血,都是溫昭陽害的!她……真的太狠了,太狠了。”眼淚越流越兇,“柔兒不想要這貴妃頭銜,柔兒只想快些下去陪姐姐,還有那苦命的侄兒……只要想到溫昭陽那個仇人還活著,柔兒就好難受,好難受……”

話落,竟是暈了過去。

他將她抱到床上,傳來太醫診治,但那些話更像控訴一般,落在了司丞錦的心里,讓他愧疚的無法呼吸。

他又折回了溫昭陽那邊。

她已經轉醒,那雙美眸中又有了一絲靈動,他猛地想到十年前和她初見,那日梨花落了滿地,少女從宮廷墻頭跳了下來,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他身上。

亦砸進了他心里。

可現在心里只有空空的洞,什么都沒了。

“這是誰端過來的藥?!”他進門后將桌子上的湯藥扔了出去,看著她身上的傷痕才好受了一些,“從今天起,不能給溫昭陽用任何藥,每日讓行刑宮人打她一鞭!”

行刑宮人的鞭子一般都是懲治罪大惡極的人,每個鞭子上都帶有毛刺,一鞭下去,皮開肉綻,如果每日反復,傷口更是終日不得愈合,潰爛而死。

溫昭陽拉住了想要開口的碧落:“奴婢只求,皇上能放碧落出宮。”

碧落已經嫁人,不該和她一樣葬送在這深宮大院中。

“休想!朕絕不讓你如愿!”

這是在威脅她,她死,碧落也死。

她悲涼地望向他,只是眸中沒了神采。

司丞錦被她的神色驚住,心底有些悵悵的疼,不知怎么,就更惱怒了,對她斥道:“來人!給朕挖了她的眼睛!”

小說《此情本應長相守》 第2章 挖了她的眼睛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最新斯诺克世界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