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穿越 > 那些年我和夫郎的種田生活

更新時間:2019-11-25 14:48:44

那些年我和夫郎的種田生活 連載中

那些年我和夫郎的種田生活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Sep長長分類:穿越主角:楊景李容玉

主角是楊景李容玉的書名叫《那些年我和夫郎的種田生活》,是作者Sep長長寫的一本耽美小說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現代靈魂楊景,一朝魂越異世,本以為將會繼續孤苦伶仃,結果醒來就遇見一個處處合自己心意的夫郎,然而夫郎天天扮豬吃老虎,對自己防備防備又防備……于是楊景開始了漫漫追夫路。路漫漫兮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很快,楊景又開始準備做第三個菜了。這個他打算做糖醋茄子。

糖和醋這兩個東西家里都有,但是一般人家是沒有的,這兩樣是屬于精貴的調料品。

楊景家里的糖,還是他阿姆活著的時候,心疼兒子讀書用腦累,專門買回來給他補充營養的。

據回憶,這個地方的糖不是蔗糖,而是一種類似于甜菜的菜,這里的人,用它的菜根提取出微量的糖分,因為這時候還沒有什么機械化生產,所以要想從菜根里頭提取糖分,每一步都必須靠人工,相當不易,故而,糖價一直都比糧食貴很多,在這里,大概兩斤精白面的錢才可以稱一斤糖。

而醋,全憑糧食才能做出來,而且需要的很多糧食。每到青黃不接時,很多農家人都是吃糠挖野菜才可以勉強吃飽,哪兒有什么閑糧用來做這些可有可無的調味品?

由此可見,原身的父姆實在是溺愛他。

但是原身太不爭氣,可憐天下父母心吶。

他想的有些出神,直到李容玉提醒他,他才發現鍋早就紅了,已經開始冒煙,于是趕緊把油倒進鍋里,這回他舀了一勺半的油,因為茄子很吸油,要想好吃,就得多放點。

見李容玉有些愣怔,他嘴角上揚,卻不做解釋,等吃到嘴里好吃就行了。

他知道夫郎是看自己油放的重,有些不舍,畢竟是從小幫自己阿姆持家的哥兒,勤儉慣了。

楊景總覺得他吃過的苦太多,而他又什么事都藏在心里,自己擔著,好強的讓人心疼。

自己得想辦法盡快讓他過上好日子啊,他值得所有最好的東西。

這時候,茄子在鍋里“刺啦刺啦”的響,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消失,楊景不打算再慣著它們,直接舀了小半瓢水倒進鍋里,順手加入三勺米醋,兩勺糖,接著又撒了些鹽,翻炒幾下,就蓋上了鍋蓋悶著。

因為是柴火灶,跟現代的液化氣、天然氣灶相比,鍋的火力勁兒大很多。

這不,沒一會兒,一股酸酸甜甜的味道就飄了出來,楊景順勢掀開鍋蓋,翻炒了幾鏟子后,見茄塊兒們紛紛裹上了一層焦糖色的外罩,他知道已經炒好了,就撒下半把蔥花兒,再翻炒兩下起鍋了。

不知不覺間,門口的李容玉已經站到了鍋臺的另一邊,聞著那股酸甜味兒,他覺得自己更餓了,看來這人有幾把刷子,就是……有點不知柴米油鹽貴。

待楊景收拾好菜后,又迅速的給夫郎和自己各下了一碗手搟面,那面條寬細均勻,每一根都搟的很長。

李容玉見面條快好了,就先把幾盤菜端了出去,后又回來抽了兩雙筷子,拿在手里等著鍋里的面條。

見夫郎不言不語,只曉得看著面條,楊景就找起話來:

“玉哥兒,你喜歡吃面條嗎?”

“還行。”李容玉想說自己不挑食,但是又不想和他多作解釋。

“那一碗夠不夠啊?”說著他走到碗柜面前,翻了翻,發現最大的碗大概有成人兩個拳頭那么大,于是拿了兩個,“我下的比較多,咱們今天管夠啊!”

“嗯。”

“這濕面就是熟的慢些,多煮煮就好了,吃著香。”其實是因為自己每次下面條的時候,都不知道是不是熟了,所以才煮這么長時間。

經常做飯的李容玉,靜靜的聽著他瞎扯,并不揭發。

鍋里的水已經翻滾過幾次了,覺得再煮純屬就是浪費柴火,李容玉突然說:“我餓了。”

“啊?那我看看這熟了沒”,說著楊景趕緊攪了攪鍋,發現好像是熟了,不管了,夫郎都餓了,先吃,沒熟一會兒再煮一次,于是他接著說:“我看已經好了,那我現在就盛起來,咱們馬上就開飯!”

“這灶里頭的火怎么辦啊,還挺熱乎的?”分完面后,看著空鍋,楊景不知道怎么操作了,求助的望向李容玉。

“舀鍋水溫著,晚上洗澡用。”李容玉說著就把鍋洗干凈上滿了水。

“真好,這樣咱們就不用特地燒水了,走,開飯!”

望著桌上的三個菜,楊景有些小得意,它們各有特色,雖說都是家常菜,但是因為油重,且每道菜,楊景在現代時都做過很多回了,所以他很自信,這些一定都好吃。

于是趕忙呼喚李容玉一起坐下,李容玉遲疑了一下子,最后還是坐在了楊景對面,楊景不滿意這個距離,自己就厚著臉皮換到了李容玉身邊坐著。

李容玉沒有理會他的動作。

“吃吧,保證你吃了還想再吃!”見李容玉有些拘謹,楊景給他夾了一筷子糖醋茄子,因為不確定他是不是要吃淡面條,就將菜放在了他面前的菜盤邊上。

能近距離看夫郎吃自己做的飯菜,好開心!楊景心里滿足極了。

李容玉順從的把楊景夾的茄子放入口中,那一剎那,他覺得自己吃的不是茄子,自己吃了這么多年的茄子,怎么會是這個味道了?又酸又甜,入口即化。

楊景沒有放過他這一刻享受的表情,看他喜歡吃,自己趕忙又給他夾其他兩個菜。

青菜顏色鮮亮,不像一般人家炒的那樣:半盤子的菜水中,窩著一團黃黃綠綠的菜葉子。眼前的清炒小青菜,稍微帶點辣,入口清脆,菜葉子的清香味兒十足,李容玉忍不住又夾了一筷子的青菜。

而后他嘗了嘗第三道菜“涼瓜斬蛋”。雞蛋很嫩,以前李容玉是不喜歡吃雞蛋的,覺得不管怎么做,都有一股子腥味兒,哪兒像面前這盤炒蛋,入口一股蛋香味兒,總讓人有種想要把口中迅速填滿的欲望。而涼瓜,好像也真的不苦了。

于是他放下了謹慎,迅速端起碗,大口的吃起來,一口菜一口面,見狀,楊景也端起了碗……

二人吃的十分滿足。

飯后,李容玉主動把碗洗了,楊景撐的不想起來,懶懶的歪在椅子上,看著自己的夫郎進進出出。有那么一瞬間,他有種歲月靜好的感覺,覺得這樣的生活,其實也不錯,簡簡單單的,兩個人互相陪伴著就好。

天色越來越黑了。

怕夫郎磕著哪兒,楊景不得不站起來尋找煤油燈,最后在睡覺的屋子里找到。

他點燃燈后,小心的舉著燈找去了廚房,見李容玉正摸黑在舀鍋里的熱水,灶臺下有一個大木桶,他把從鍋里舀出的熱水直接倒進桶里。

“怎么不知道點燈呢?”

“不用,我看得見。”聽著楊景有些責怪的語氣,李容玉覺得莫名其妙,平時不都這樣嗎?農家除了晚飯晚點的,也就起夜時會點燈,他怎么連這個都不知道?

見鍋里的水舀完了,楊景連忙上前去提桶,結果高估了這個廢柴身體,剛提起來,桶就又墜到地上了,他還有心思玩笑:“不行,這地心引力太大了。”

“地心引力?”李容玉從沒有聽過這個詞,但他順手接過了桶。

二人邊向澡房走,邊繼續這個話題。

“就是說啊,咱們現在嘛,為什么不能像鳥一樣飛你想過沒有?”見李容玉好奇,楊景想用通俗又不越界的方式講出來。

“鳥本來就會飛的。但是這跟你說的又有什么關系?”

“關系大著嘞!那我換個問題,你吃過小鳥嗎?”楊景把燈往前探了探,用動作提醒李容玉注意腳下。

好像是被這個問題提起了興趣,李容玉想看看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以前阿父還在時,給我打過幾只野鴿子,它們不是很大,也沒什么肉。”

李容玉開始陷入回憶中,那還是他小時候的事情了,那時候的很多細節都已經記不清楚了,但是父親拿著小鳥逗他、引他說話的樣子,至今歷歷在目,再過多少年也不會忘記。

見夫郎終于肯說這么多話,楊景想繼續把這個話題聊下去,結果李容玉說到了。

楊景心想:等有錢了,第一件事就是得先蓋個大房子,也不至于才和夫郎說兩句話,就到了澡房。

當楊景踏進澡房的門時,瞬間無語了。

這難道不是一件雜物室嗎?

只見逼仄的屋內,先是靠墻位置,有一個占地挺大的磨盤,楊景尋思著,這可能是用來做豆腐用的。

緊挨著磨盤的是更大的打稻谷機,這家伙四四方方的,純木結構,上頭一個豁口用來進稻穗,箱身底下有一個踩踏板,這分明還是比較老版的踩打谷機。

楊景每年夏天,會回老家幫奶奶掰包谷棒子,挖花生,所以,雖然他人住在城里頭,但是很多生產農具他都是認得的,有的甚至還自己使用過。

這倆干農活兒的大家業,已經占據了本身就很小的房間的一半。

如果僅僅這樣,楊景也不會感嘆了,因為整個小屋子只剩下四分之一的位置給人用,還僅僅是剛好能放下一個大澡盆的那種。

那剩下的四分之一你要問干什么用了,楊景會說:“全是茅草!”

農家人靠天吃飯,所以居安思危的意識特別強烈,在村子里頭,除了像楊景這樣的讀書人不事生產外,就只有少數幾個懶漢會坐吃山空。其他人,哪怕是在豐收年份,也依舊會攢下很多家里暫時不缺的物資。

小說《那些年我和夫郎的種田生活》 第十一章 第一夜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最新斯诺克世界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