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和冰山王爺的一紙婚約

更新時間:2019-11-25 14:34:20

和冰山王爺的一紙婚約 連載中

和冰山王爺的一紙婚約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宣茜茜分類:言情主角:鳳姬瑤褚念夜

經典小說《和冰山王爺的一紙婚約》由宣茜茜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主角鳳姬瑤褚念夜,內容主要講述:“誰來告訴本王,王妃去哪兒了?”他不過是上了一個早朝,去養心殿陪父皇下了一盤棋而已,為什么回到家那個女人就不見了?!他派人去她以前常去的地方都尋過了,可是她都不在。現在,居然沒有人能說出她究竟去哪里了!他這個剛過門的王妃,可真是不安分啊!男人陰冷一笑,危險地瞇起眼,屋里的氣壓頓時低到零點。...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鳳姬瑤被她噼里啪啦說得一頭霧水,見小丫頭臉上顯出懊惱愧疚的神情,忍不住問道,“外面是怎么了?”

“不知道是哪個院子里的小丫頭追著一個白貂跑進了咱們的院子,我怕白貂竄屋里去咬了你,就用腳趕了趕,結果那小丫頭就不依不饒地說我把她小姐養的白貂踢傷了。”

鳳姬瑤聽得頭暈暈的,擺了擺手,“把她大發走了吧,好吵。”

阿吉應了聲,趕緊出去了,將門關好,阿吉對著那個抱著白貂一臉蠻橫地討說法的小丫頭叉起了腰。

“你是哪個院子里的小丫頭怎的這般胡攪蠻纏,你的白貂再金貴有我們主子金貴嗎?若真的驚擾了王妃,你擔待地起嗎?”

小丫頭梗著脖子哼了一聲,“這只白貂是我們小姐和王爺一起養大的,你若踢傷了它,我就去稟告王爺!”

嘿,這個臭丫頭,阿吉皺眉,一旁的阿香更是聽不下去了,快步走到小丫頭跟前,“王爺,你是拿王爺來壓我們嗎?算了算了,我們不跟你計較了,王妃在小憩,麻煩你先離開好嗎,好不然你就先帶它去看看大夫,若真的受了傷,再回來找我們,我們定不會推脫責任。”

鳳姬瑤在屋里聽著眉頭越皺越深,忍不住在心里腹誹,怎的這個一字并肩王府里的人都這般隨性呢?不過想想也是,一字并肩王本就武將出身,應該對禮數什么的不是太過在意吧。

本來想著阿吉阿香都這般說了,也算是仁至義盡了,那小丫頭應該可以離開了,誰知那丫頭硬要抓著阿吉不放,非要拉著阿吉去給那個她家小姐賠禮道歉。

這......鳳姬瑤直起身體,透過模糊的窗欞朝外看了看,卻只看到綽綽的人影兒。

這時,一道輕柔的嗓音響起,夾著微微的怒意。

“小琴,你在干什么!”

然后響起小丫頭略顯驚慌的聲音,“小姐,你怎么過來了?奴婢,奴婢追著這白貂到了這個院子里,不想那個姐姐問也不問上來就踢了白貂一腳,我心疼白貂和她們理論了幾句。”

“什么,白貂受傷了嗎?”

鳳姬瑤在床上有些坐不住了,掀開薄被下了床,輕移蓮步打開了門。

阿吉和阿香回頭見鳳姬瑤,急忙走過去,“王妃。”

鳳姬瑤點點頭,朝著院子看過去,正好對上一雙秋波滿溢的雙眸。

好一個清秀十足的女子,鳳姬瑤暗暗打量,一身翠綠的羅裙長至膝蓋,下面是纏著綠色絲帶的長靴,面如桃花,發如瀑布,那一雙眸子隱隱含著水光愣愣地看著她。

“王妃安好。”幕琉璃楞了一下,急忙對著鳳姬瑤行禮。

鳳姬瑤站定,淡淡道,“不必如此客氣。”

幕琉璃行完禮,一雙眼睛閃著擔憂的光芒看了小琴懷里的白貂一眼,轉頭對著鳳姬瑤又拜了拜。

“王妃,是小琴無禮,雖然她是擔心王爺的白貂受傷,可終歸是越矩了,還請王妃責罰!”

幕琉璃盈盈下拜,看的鳳姬瑤心里微微悵然。

“姑娘既已這么說了,我倒是不好懲罰她了,算了吧,不過是一件小事而已。”

“小琴,還不趕緊給王妃請罪!”

幕琉璃厲聲對著一旁的小琴喝到,但是聲音嫩得仿佛能掐出水來。

小琴嘟著嘴一臉委屈地撲通一聲跪在幕琉璃身邊,對著鳳姬瑤磕頭,“王妃,奴婢知錯了!”

“起......”

鳳姬瑤剛說了一個字,院門那里走過來一個高大的身影,伴隨著低沉的男聲。

“這是怎么了?”

不等鳳姬瑤和幕琉璃說話,跪在地上的小琴跪爬著到了褚念夜的腳邊。

“小王爺,是奴婢不小心沖撞了王妃,不管小姐的事情!”

鳳姬瑤心里一動,忍不住蹙起眉頭,這丫頭,這又是在鬧哪一出?

她已經說沒關系了,怎的這個丫頭又扯到她小姐那兒去了,驀地目光無意間掃到幕琉璃看向褚念夜的目光,心底隱約閃過一個念頭。

“琉璃,到底是怎么回事?”

褚念夜看著幕琉璃,聲音竟不似平常那般冷硬,微微帶上了一絲柔和。

幕琉璃低著頭輕輕地走到褚念夜跟前,先福了福身,然后軟聲道,“是小琴不懂事,沖撞了王妃,我正在讓王妃懲罰她。”

褚念夜抬起頭目光灼灼地看向鳳姬瑤,看的鳳姬瑤心里有些惱火,看什么看,看著樣子是覺得她在盛氣凌人嗎?

鳳姬瑤看了一眼阿吉,阿吉立刻會意,朝前走了幾步來到褚念夜和幕琉璃跟前。

阿吉走上前規規矩矩地給褚念夜行了禮,然后朗聲道,“王爺,是這丫頭的白貂差點驚擾了王妃,我驅趕它的時候不小心踢到了它,然后這位小丫頭就開始不依不饒一定要討個說法,而且還驚醒了正在休息的王妃。”

褚念夜目光閃爍,深深地看了一眼對面一身云淡風輕的鳳姬瑤,然后低頭看向此時被幕琉璃抱在懷里的白貂。

“師兄,也不知道白貂到底傷沒傷到。”

幕琉璃面帶擔憂,不自覺連稱呼都變了。

阿吉臉色微變,下意識看向鳳姬瑤。

鳳姬瑤冷著臉看著站在那邊的倆人,郎才女貌的模樣讓她感覺有些刺目,心里竟暗暗猜測他們兩人的關系。

褚念夜低聲道,“一會兒讓府里的大夫去琉璃院看下。”

鳳姬瑤移開目光轉過身,“好了,你們去好好查看這只白貂是否受傷,若受傷了本公主會承擔的。”

鳳姬瑤特意強調了本公主,然后帶著阿吉和阿香進了房門。

幕琉璃低著頭目光微閃,“師兄,王妃是不是生氣了?要不然那我還是和王妃去解釋一下。”

褚念夜看著緊閉的房門,又看了眼幕琉璃,“無妨,她那里我自會去說,我先送你回琉璃院。”

說著,看了一眼還跪在地上的小琴,“還不起來將小姐扶回去!”

小琴唯唯諾諾地點頭,迅速站起身。

阿吉扒在門縫那里看著他們走遠,轉身臉色不虞。

“王妃,你看那個小王爺,和那個什么小姐眉來眼去的,這還是在你跟前,要是在別處,不定怎么樣呢?”

阿吉一臉為鳳姬瑤抱委屈。

鳳姬瑤若有所思地坐在椅子上,心里忽然生出了迷茫,父皇告訴她,褚念夜是個可托付的良人,可是眼下的情況確實讓她有些茫然,若是,他要納妾呢?

曾經心心念念著一世一雙人的理想在大婚的那日已經幻滅,現在的她,是真的有些迷惘。

“王妃?王妃?”

阿吉叫了兩聲鳳姬瑤不見有回應,心里一急,“公主!”

鳳姬瑤回神,“什么?”

“今天晚膳您去主廳吃嗎?”

鳳姬瑤想了想,“當然要去,既然嫁過來了,不能不見人的。”

“那奴婢們這就給王妃梳洗打扮。”

阿吉阿香忙著給鳳姬瑤妝扮,鳳姬瑤此刻心里卻有些煩亂。

阿吉將一件大紅帶貂毛的紅色披風給鳳姬瑤披上,然后上下看了看,“果然,還是我家主子是天下第一絕色。”

鳳姬瑤被阿吉說笑了,嗔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站起身看向銅鏡。

銅鏡里的人依舊如同以前一般,只是現實早已發生了變化。

“走吧。”

“奴婢先去通傳。”

阿香快步走了出去,阿吉虛扶著鳳姬瑤的手緩緩地朝著主屋走去。

主屋那里,得知了鳳姬瑤要過來用膳的一字并肩王褚忠連忙整理了一下儀容,又看了眼身旁的葉氏。

葉氏見狀急忙站起身,跟在褚忠的身后走出大廳,到門外準備迎接鳳姬瑤。

“哎,這年頭真是官大一級壓死人,普通人家哪有公婆參拜媳婦的道理。”

葉氏在一旁忍不住嘀咕道。

“說的什么話,自古以來,君臣有別,六公主乃是鳳體,我們本該參拜,先行國禮,再行家禮,豈容你這般嘀嘀咕咕!真是無知!”

褚忠皺著眉頭不耐地呵斥道,葉氏急忙點頭稱是,隱藏的目光卻依舊一臉不忿。

站在葉氏身旁的葉婉玲同樣憤憤不平,很是不服氣。

在他們身后,依次站著褚忠的兄弟,還有他們的家眷,一臉恭敬地等著鳳姬瑤。

褚忠卻突然皺起了眉頭,“夜兒呢!”

管家澤云看了周圍一眼,低眉道,“回王爺,不見小王爺。”

“趕快去找!”

褚忠低呵道。

這時候,鳳姬瑤帶著阿吉阿香,阿梅阿樂從遠處緩緩走過來,人數看上去有些冷清,但是鳳姬瑤一眼看過去,大方得體,風姿昂然,身上自帶一種與生俱來的貴氣,讓人不由自主地感受到一種威懾力。

褚忠率領王府上下走過來恭迎鳳姬瑤,剛要下跪參拜的時候,鳳姬瑤急忙虛扶住他。

一旁的阿吉眼疾手快從鳳姬瑤的手里接過老王爺的胳膊。

鳳姬瑤面帶著得體的微笑,正色道,“王爺不必行此大禮,想來我雙秦帝國就屬王爺勞苦功高,怎能拜我。”

說著,對著褚忠福了福身,算是拜見了,褚忠無奈,只好對她拱了拱手,同時凌厲的目光掃向身后眾人。

身后的人們急忙沖著鳳姬瑤跪了下去,“參見六公主!”

鳳姬瑤這次直起身體,公主儀態了然,淡淡道,“起來吧,都是一家人,不必多禮。”

眾人起身,眾星捧月地將鳳姬瑤迎進大廳,褚忠將主位留給鳳姬瑤,鳳姬瑤自然不肯,只肯坐在褚忠下手。

褚忠只好裝作尊敬不如從命的態度坐了下去,但是目光卻不由自主地帶上了一抹贊賞和滿意。

褚忠和鳳姬瑤坐下之后,其余人才坐下,鳳姬瑤無意的掃視了一圈,沒有發現褚念夜的身影。

腦子里不由自主地閃過那時院子里的一幕,眉頭微皺。

褚忠一直觀察著鳳姬瑤的臉色,急忙說道,“夜兒有事兒,一會兒便到。”

鳳姬瑤點頭微笑道,“小王爺公務繁忙,甚是辛苦。”

這時候,大廳門口那里傳來腳步聲,眾人看去,就見褚念夜大步走了過來,但是他身后跟著的身影讓眾人心里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氣。

鳳姬瑤輕輕掃了一眼,面無表情地移開目光,但是心里卻還是吃了味兒。

就見跟在褚念夜身后的正是那個幕琉璃,她身后跟著那個丫頭小琴還有另外一個小丫頭。

待他們二人來到跟前的時候,褚忠咳嗽了一聲。

褚念夜看了一眼褚忠,又將目光轉向鳳姬瑤,沖鳳姬瑤拱了拱手,“公主。”

褚念夜身后的幕琉璃眼神閃了閃,急忙跟在褚念夜的身后對鳳姬瑤行參拜禮。

鳳姬瑤抬頭注視著他們,笑著開口,“無須多禮,起來吧。”

幕琉璃依舊跟在褚念夜身邊落了坐,儼然他們兩個才是一對兒的模樣。

坐在褚忠身邊的葉氏和坐在她身邊的葉婉玲相視一笑,盡顯嘲諷。

鳳姬瑤淡淡的掃了一眼眾人,大多都是正襟危坐,心下微微一嘆。

“本宮既已嫁到王府,與你們便是一家人,各位無需多禮,也無需拘謹,和平常一樣即可。”

一頓飯在眾人各有所思的狀況下吃得食不知味,鳳姬瑤倒是覺得這王府的口味異常好吃,吃了不少。

吃完飯以后,眾人又恭敬地送走鳳姬瑤,鳳姬瑤走到大廳門口,后邊的褚念夜快步走過來,“我送你回去。”

鳳姬瑤和褚念夜并肩往鳳棲院走去,幾雙灼灼地目光不約而同地跟著他們倆人的背影。

兩個人一路默默無言地走著,走了一會兒,褚念夜忽然開口,“我讓管家**了幾個丫頭,等下讓他送去鳳棲院。”

“哦......”本來鳳姬瑤想說她帶來的丫頭夠用,可是有一想,沒有身邊不用王府的人的道理。

無意間抬頭,鳳姬瑤看見右手邊一片挺茂密的竹林。

“那是竹林嗎?”

“沒錯,你想去看看嗎?”

鳳姬瑤很感興趣地看著那邊,點點頭。

“我帶你去。”一邊說著,褚念夜伸手握住了鳳姬瑤的手,拉著她拐向竹林。

阿香她們剛想跟過去,阿吉一把攔住她們,沖她們擠擠眼,“咱們還是在這兒候著吧。”

感受到自己的手被一只大手緊緊包裹著,鳳姬瑤有些怔忪。

褚念夜看著眼前的竹林,目光有些飄忽。

“小時候教我練功的師父喜歡竹子,父親就命人種了這一片竹林,倒也成就了一份好景致。”

鳳姬瑤哦了一聲,嗅著著滿林的竹枝香,鳳姬瑤倍感心曠神怡,連日來的勞心勞神似乎都變得輕松了許多。

“以后我會單獨給你開辟一個小廚房,你不必和大家一起用膳。”

鳳姬瑤愣了一下,看向褚念夜,“你是覺得太麻煩了嗎?”

“或者大家都需要一些時間。”

褚念夜的話在鳳姬瑤聽來,似乎話里有話的意思,大家里面也包括她和他嗎?

“會跳舞嗎?”

褚念夜看著鳳姬瑤,忽然問道。

鳳姬瑤一怔,下意識點頭。

褚念夜從袖口里拿出一根竹笛,目光深深地看著鳳姬瑤,緩緩將竹笛放到嘴邊。

清脆悅耳的笛聲漸漸地在竹林中間彌漫開來,讓鳳姬瑤的心莫名地平靜下來,不由自主地踩著笛聲,翩翩起舞。

清風拂動,微微風聲在耳邊輕唱,仿佛在為褚念夜和音,片片竹葉在半空中旋轉著飄落下來,仿佛在給鳳姬瑤和舞。

一身玄服的褚念夜和一身紅衣的鳳姬瑤,一靜一動,此刻看來,是那么的契合。

褚念夜看著在竹林間翩翩起舞仿若精靈般的鳳姬瑤,眸光變得愈來愈深邃。

悠揚的笛聲,清新的竹香,還有片片落葉,讓鳳姬瑤越跳越起勁兒,跳到激動時,忍不住施展輕功一躍到了竹林高處。

褚念夜的目光隨著鳳姬瑤而揚起,雙眸中迸發出特別的光彩。

一個飛速旋轉,鳳姬瑤足間輕輕踏在一個竹枝上,卻不想,那竹枝已然老化,只聽輕微地一聲脆響,伴隨著竹枝斷裂墜落,鳳姬瑤的身體也一瞬間失去了平衡,突然的變故讓鳳姬瑤來不及施展任何功夫。

笛音驟停,一道玄色騰空而起,將鳳姬瑤火紅的身體穩穩地抱在懷里,穩穩地落地。

來不及撤去驚慌的神色,鳳姬瑤愣愣地盯著褚念夜專注的眼神,一時忘了自己竟被他抱在懷中。

“王妃是要本王抱你回去嗎?”

褚念夜嘴角勾起一抹特別的笑容,讓鳳姬瑤猛的回神,才發現自己居然還躺在褚念夜的懷里,急忙直起身體,可是,羞惱之間,只覺腳底傳來劇痛,身體一個咧斜。

褚念夜伸手用力攬住鳳姬瑤,此時,鳳姬瑤忽然猛的抬頭,嘴唇不偏不倚地碰上了褚念夜的下巴!

登時,鳳姬瑤的臉一下子就紅了,伴隨著**辣的熱度。

褚念夜身體一僵,而后緩下心神看了眼四周漸漸暗下來的天色,聲音有些暗啞地說道,“天色漸晚,我送你回去。”

說著,十分自然地攬著鳳姬瑤的腰,走出了竹林。

遠遠地,阿吉看著自家公主和小王爺緩緩走來,兩個人都是一副翩翩若晨,郎才女貌的樣子,阿吉心里很高興,誰說公主和王爺不搭的,,明明看起來就是一對兒好不好,而且這個小王爺也沒有傳言中那么可怕。

小說《和冰山王爺的一紙婚約》 第二章 他只是刀子嘴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最新斯诺克世界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