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吾乃兇獸,生人勿近

更新時間:2019-11-22 15:04:53

吾乃兇獸,生人勿近 已完結

吾乃兇獸,生人勿近

來源:閱文作者:住籬分類:仙俠主角:封鏡晝衍

主角是封鏡晝衍的小說是《吾乃兇獸,生人勿近》,這本小說的作者是住籬傾心創作的一本仙俠奇緣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上古四大兇獸身俱上古之力,傳聞他們的腦殼食之能治頭疼,眼珠子食之能治失明,鮮血飲之能改頭換面,甚至就連指甲蓋都能治腳氣……封鏡作為上古四大兇獸之首,聽到這些不靠譜的流言,頓覺背后一凜!她本以為沒人回信這種謠言,可誰知這個時候卻冒出個人砍了她的護心鱗甲,言之鑿鑿的說食之可以治心竭……封鏡欲哭無淚,修養三百年之后正打算報仇,然而卻發現仇人搖身一變成了魔尊……和魔君晝衍打了一場,封鏡鼻青......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封鏡出招一向是又快又準,擋住高容的死咒之后,立刻騰空躍起,手中旻悔劍向著高容的腦袋就劈了過去。

高容本就受了傷,在加之封鏡身形如鬼似魅,所以即便是她有心想躲,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封鏡手中長劍往自己脖子上劈砍過來。

此時四周圍觀的魔族均是屏氣凝神,一個個都將視線牢牢的鎖定在封鏡的旻悔劍上。

晝衍垂眸看著封鏡,雖沒有開口阻止封鏡揮劍,眉頭卻緊緊的皺了起來。

這次死定了!高容心中大駭,緊閉雙眼,已經是兩股戰戰。

也不知道腦袋被砍是個什么感覺……

高容正閉著眼等死,然而等了半天,卻遲遲聽不到自己腦袋落地的聲音,這才試試探探的睜開眼睛。

“這次饒了你。”封鏡立在高容面前,雙臂環胸,好整以暇的看著她,臉上帶著一抹意味不明的笑,“不過嘛……”

一見封鏡又露出那種鬼祟的笑,高容立刻緊張的咽了口口水,雙腿一軟幾乎就要摔倒在地,然而當著封鏡這個情敵的面,她卻始終不肯示弱,梗著脖子直視了封鏡,“不過什么?”

這個封鏡看著滿面春風,實則一肚子壞水。君上怎么能把這么個壞胚子帶回魔界,就不怕她把天之角給掀了?高容心中腹誹,然而面上卻是不敢多說什么。

“你以后,見我一次,就得罵自己一次**。”封鏡向來不是什么好脾氣的主兒,原本這段時間在晝衍手下受氣她就已經夠憋屈了,眼下好不容易有能欺負人的機會,她又怎么可能放過。

高容沒想到封鏡居然會提出這個要求,氣的差點暈厥,抬手顫巍巍的指著封鏡,就連臉上的肉都在顫抖著表達自己的憤怒,“欺魔太甚!”

“過來。”晝衍還用的上高容,并不想封鏡把高容欺負的太慘了,在高容被封鏡氣死之前立刻叫住了封鏡。

封鏡聽見晝衍開口,抬眸向上斜睨了他一眼,冷哼了一聲,“注意態度。”

兩人四目相對之間,晝衍立刻明白了封鏡這是在威脅自己。

高容眼下還當封鏡是他的相好,如果這個前提不成立,高容立刻就會明白自己被他戲耍了,惱羞成怒當然是必不可少,關鍵是,高容怕是不會將她手里的天命師交出來了。

想到這里,晝衍的眉頭不由得就皺了起來,竟是真的覺得這件事有些棘手。

然而不等他想出一個好辦法,卻聽高容又開了口。

“好!”高容從牙縫里蹦出一個字,隨即將末鏡收了起來,站直身子,別有意味的看向封鏡,“愿賭服輸,我答應你的要求,也甘愿送出天命師,不過在此之前,你也得答應我一個要求。”

封鏡沒想到高容這個時候竟然還想和她談條件,一歪腦袋,有些好笑的看著高容,“講。”

她提條件是一回事,自己答不答應又是另一回事,封鏡就是有些好奇,想看看這個高容還能玩出什么花樣。

高容見封鏡沒有立刻反對,面上露出了一個得逞的笑來,轉身對著四周還在愣神的魔族大喊了一聲,“今日我高容輸的服氣,自此便由她來侍候君上,大家說說,想不想看她和君上親熱親熱!”

“想!”震天的喊聲在高容話音剛落的時候立刻在巖火之河上炸開了,場面一度熱烈的像是在鬧洞房。

這些魔族向來是奔放慣了,在他們看來,當著多少人的面親熱都不過分。

封鏡沒想到高容會提出這么個要求,面上笑容一僵,咬牙切齒的恨不得當場拍死她。

雖說她臉皮厚,可也沒厚到可以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和自己仇人親熱的地步啊!封鏡緊抿著唇,轉眸警告意味十足的就看了晝衍一眼。

云頭上的晝衍也沒料到高容竟然會提出這么個要求,面色顯得有些難看。見封鏡看向自己,立刻緊抿了嘴唇,眉頭不自覺的擰了起來。

“妖神與你……是什么時候的事?”綠背不知道這件事背后的來龍去脈,當下一聽高容的話,深深凹陷在木紋中的眼睛瞪的老大,慢吞吞的轉眸就問了晝衍一句。

下一刻濯錦和其他七個首領也將目光轉向了晝衍,眼底的驚詫都很分明。

他們的魔君身邊可是一直都沒有女人的,怎么一上來竟然就和自己的仇人妖神封鏡勾搭到了一處?

機緣神妙啊!

晝衍回眸冷肅的看了綠背一眼,隨即十分鎮定的抬手理了理自己的衣袍,什么話都沒說,竟是直接飛身下了云頭。

濯錦見晝衍竟然飛身去了封鏡身邊,心中大驚,緊張而又慌亂的就要跟著晝衍下去,然而不等她走出一步,手臂卻被身邊的棄無念抓住了。

“放手。”濯錦低聲呵斥,轉頭卻看見棄無念皺著眉對她搖了搖頭。

濯錦不知道棄無念為什么阻攔她,也不想知道,她現在只想把手臂從他手中抽回,然而不等她抽回手,卻聽見下面一眾圍觀的魔族又哄叫起來,一聲高過一聲也不知道在喊什么。

“現在怎么收場?”封鏡轉身背對高容,抬頭看著站在面前的晝衍,壓低了聲音質問道。

一片喧鬧聲中,封鏡說話的聲音再大,也只有晝衍能聽得到。

晝衍面上還是那副淡漠的表情,然而他緊皺的眉頭卻讓封鏡看出了他的為難。

“做戲做全套。”晝衍一眨那雙深邃的黑眸,對著封鏡一挑眉頭,手中隱晦的翻出一根黑色細繩,顯見的是在威脅封鏡。

要是不配合他,估計手腕上這根繩子暫時是除不掉了……

封鏡袖子下的手捏成了拳頭,轉頭又看了一眼看熱鬧不嫌事大的高容和她身后那一張張狂熱的魔族面孔,這才無可奈何的又轉頭看向晝衍。

長出了一口氣,封鏡似乎是下定了什么決心,暗金色的眸子一沉,在眾魔族都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封鏡已經一抬手抓住了晝衍的衣襟,踮起腳尖,十分淺淡的就親在了晝衍的臉頰上。

只是那么輕輕一下,卻讓在場的所有魔族激動的幾乎跳起來,就連綠背都激動的跟著胡亂叫了一聲。

他們的魔君今天居然和一個妖族當著他們的面親熱了一番,真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奇觀啊!

晝衍似乎也沒想到封鏡竟是真的會主動親自己,在臉頰上感覺到那溫潤的觸感時,那雙古井無波的眸子深處涌起一陣波濤,隨即他伸手就攬住了封鏡的腰,一旋身就消失在了巖臺上。

濯錦在云頭上見到這一幕,氣的雙眼發紅,豆大的淚珠在晝衍消失的那一刻已經順著臉頰滾了下來,心中一陣酸楚過后,她回頭竟是抬手甩了棄無念一巴掌。

“**!”濯錦哭的有些抽噎,也不知是在罵棄無念還是在罵晝衍和封鏡。

因為此時云頭上的首領全都聚在前頭往下面看熱鬧,所以他們都沒有留意到落在后面的棄無念和濯錦。

棄無念被濯錦甩了一巴掌也不生氣,平日一直掛在臉上的輕挑笑意此時竟是一點看不見,溫柔的竟還抬手給濯錦擦去了臉上的眼淚。

“別碰我!”濯錦覺得自己的心都快被踩碎了,眼淚斷了線一樣止不住的滾落出來,抬手一把就打開了棄無念的手,飛身就離開了云頭。

濯錦在心里存了晝衍許多年,即便他殺了她的父君,她也依舊將他放在心里最深最柔軟的角落,雖說一直觸碰不到他,但只要他一直在她能看見的地方,像她一樣一直是一個人,讓她看見他們還能在一處的可能,她便就滿足了。

可為什么偏偏多出了一個封鏡,晝衍明明與她是仇敵,卻竟然會讓她親他?

濯錦一邊想,一邊漫無目的的駕云飛出老遠,直至一頭差點撞到一個人的身上,她這才停了下來。

“你是誰?”濯錦此時已經能勉強止住眼淚了,然而淚眼婆娑中,她抬眸就見一個帶著妖獸面具的黑衣男子站在自己面前,周身殺氣洶涌,濯錦立刻擺出了防御姿態。

誓天尊雙眼還看著剛剛晝衍和封鏡消失的方向,眼底的神情肅殺而又陰狠,周身的殺氣滿溢,幾乎比個魔族還要暴戾。

他原本闖入魔族,是想利用魔族七部全都聚集在天之角的時候,趁亂帶走封鏡,可沒想到一進來,卻看見封鏡主動親晝衍。

瞬間,誓天尊感覺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你堂堂魔族公主,竟會甘愿跟在自己的殺父仇人身邊,真是可笑。”誓天尊暗自壓住心頭的怒火,轉眸看了一眼濯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反倒是先出言諷刺了她一句。

“我的事還輪不到你來說三道四。”濯錦是氣急了,但卻不糊涂,抬起袖子一擦眼淚,上下就把誓天尊打量了一番,“你不是魔族,擅闖魔族有何目的?”

說完,濯錦就要招呼棄無念等人過來,然而不等濯錦開口,誓天尊卻抬手制止了她,嘴角勾出一抹陰冷的笑來,并不打算回答她的問題,“你可知晝衍的手臂被鬼沼地火燒傷了,再不治,他那條手臂就得廢了。”

“不可能,他……”說到這里,濯錦面上露出一個苦笑。

有什么不可能的,他即便受傷也不可能告訴她,反倒是她自己,一直覺得很了解晝衍,實際上卻是那個離他最遠的人。

誓天尊將濯錦臉上的表情看了個分明,眉頭一挑,繼續引導話語權,“眼下綠背還沒查出醫治的辦法,不過我卻已經知道何物可醫他的手臂了。”

聞聽此言,濯錦眸光一沉,若有所思的抬眸看向誓天尊那雙隱在暗處的眼睛,“怎樣才能告訴我?”

“幫我救出封鏡。”誓天尊見濯錦絲毫不拖泥帶水,瞇了瞇眼睛,立刻也說出了自己的條件。

原來是封鏡的人。

濯錦了然,皺著眉頭好一番沉吟,這才對誓天尊點了點頭,“好。”

小說《吾乃兇獸,生人勿近》 第15章 斗法(2)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最新斯诺克世界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