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碎空武尊

更新時間:2019-11-20 10:22:14

碎空武尊 已完結

碎空武尊

來源:掌中云作者:殺破千軍分類:武俠主角:葉明河薛雪

主角叫葉明河薛雪的小說叫《碎空武尊》,它的作者是殺破千軍最新寫的一本武俠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你丹藥多?我丹方無盡。你身懷秘術?及我九牛一毛?你武功蓋世?三尺長劍,教你做人!頂尖功法無數,生活職業無雙,熱血的對決,犀利的打臉,一寸劍光,萬里直驅,破碎虛空,成就圣位!你是天才?不好意思,連給我提鞋,你都不配!...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葉重”。

這兩個字讓葉明河心神微亂,心底雜念叢生,不由停下腳步。

“怎么?大兄弟你聽說葉重?”

麻老三原本就要放棄了,看到這一幕,眼中立刻重新燃起希望,湊上前來,心泛嘀咕。

這小子倒也挺奇怪的。

沒聽說過趙天廣,卻聽說過葉重,不過下一刻,他已經把這絲雜念掃出腦海。

只要能拉到人就好!

管他聽說過誰!

馬老三心中念想,眼底一縷寒光一閃而逝,臉上掛滿期待。

“他在哪里?帶我去。”

葉明河冷冷道,仿若順手,從懷中掏出一面黑布,遮住臉頰,只留雙眼在外面。

他決定前往一看。

看看麻老三口中的葉重是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一位。

但不管是不是,葉明河都不想別人看到自己的容貌。更何況,此時的他根本無法判斷出,“葉重”為何會遠離青云鎮,來到十萬大山。

疑慮眾多,葉明河不得不小心。

“好好好!”

麻老三聞言,立刻精神一震,略顯激動,連忙上前引路,對于葉明河用黑布遮住面頰的動作卻一點也不在意。

人在江湖,都有一份小心的心態嘛,這很正常。

但他不知道,葉明河的謹慎不是針對于他。只是看他略顯激動的表現,才讓葉明河眉頭輕輕一皺。

成功邀請,這么激動?

這不符常理啊。

自己又不是什么名人,有必要這么亢奮么?

事出反常,必有妖!

麻老三的反應讓葉明河心中不由多出一絲疑問和警惕。但關乎“葉重”身份,他只是把這心緒壓在心底,并未表現出來。

兩人同行,麻老三一直把葉明河引到集市邊緣的一所庭院。葉明河甚至來不及打量周圍環境,眼前兩道身影的其中之一,已經牢牢牽住他的所有注意力!

葉重!

是自己那位昔日兄長!

他真的來了!

三年不見,葉重的變化極小,只是看上去更加成熟,因此葉明河才能一眼辨認出來。

他怎么和趙家人攪到一起去了?

葉明河的眉頭輕輕皺起,看向庭院內另外一人。

一人是葉重,另外一人自然就是趙天廣了。他的模樣和趙天義有幾分相似之處,只是臉上的戾氣更重,雙目狹長,給人一種城府極深的陰森感覺。

但更引葉明河注意的,還是趙天廣的腰間。

腰帶?

不!

在普通人的眼中,它是一條腰帶。可隱藏的再好,葉明河還是敏銳覺察,那是一柄劍!

一柄軟劍!

軟劍也是劍,主掌殺戮。

配合特殊劍法,軟劍發揮出的威力,甚至比普通神兵還要更強一些,唯有對自己劍法頗有自信的人,才會選擇用軟劍作為武器。

很顯然,趙天廣正是此類。

心機重,城府深,劍法應當也不錯。

這就是單憑一面之見,葉明河標識在趙天廣身上的印記。

而就在他觀察葉重和趙天廣時,后者卻未在觀察他,漫不經心一掃,似乎一點也不在乎葉明河的身份,看向麻老三:

“人齊了?”

“走!”

“和這個廢物呆在一塊,快把我悶死了!”

廢物?

說的是葉重?

葉明河聞言看向葉重,但見后者眉頭一皺,面色陰沉,卻未反駁,同樣站起來,看向麻老三:

“麻老三,你可不要忘了你承諾給我的東西。如果我拿不到,拿你是問!”

一句話說完,葉重也直接走出庭院,反倒讓葉明河一愣。

這就出發?

結伴而行,甚至連名字都不問一句的咯?

這還算哪門子的結伴?

此情此景,更讓葉明河感到一絲怪異,記在心頭。麻老三應當算是最正常的了,看到葉明河眼中的詫異,諂笑辯解道:

“呵呵,廣哥就這性格,兄弟你別見怪。”

“對了,你叫什么來著?”

這時候才問姓名……

葉明河一陣無語,更多留一個心眼,冷冷道:

“劍太白。”

以劍為姓,上一世宗門為名,足以證明這兩者在葉明河心中的重要性。

“姓劍?好名字!”

麻老三略顯敷衍的回了一句,看向庭院外越走越遠的葉重和趙天廣,催促道:

“那劍兄弟,咱們也快走吧,省的他們等會走遠了。”

葉明河當然不會阻攔,點頭趕上,心里卻早已泛起了諸多嘀咕。

不對勁!

太不對勁了。

葉重好像不是和趙天廣一伙的,反倒麻老三和兩人都認識,他們中間似乎更有某種交易的存在,暫且無法看透。

好詭異!

表面平靜,實則暗潮涌動!

而葉明河感覺到的這份詭異,更在四人同行的路上,表現的更淋漓盡致。

四人結伴同行,卻一言不發,一丁點的交流都沒有,只有麻老三主動安排,讓葉明河和葉重走在前面,自己列位中間,趙天廣卻被安排在了最后,美名其曰坐鎮后方,為四人斷后。

一行目的所指,的確是第三山脈。

麻老三似乎很熟悉此處地形,更一副早有目標的樣子,不時指點隊伍一路朝著某個地方徑直前行,腳步不停。

一路上,一直是葉重在開辟道路,手中長劍揮灑,只是百余里的山路,便擊殺了數頭低階兇獸,麻老三和趙天廣也不要獸核,全被葉重一個人收了起來。

葉明河一直在觀察葉重。

離開葉家本家的這幾年,他顯然沒有荒廢武道修煉,已經是真氣境四重中期,一手重劍劈砍凌冽,很是熟練。

在同齡人中,葉重的武道修為已經算不錯。

但隨著一行四人越走越深,腳下已經沒有道路,四人完全是在樹林中穿行,遇到的兇獸也是越來越強,開始不斷有四星兇獸出現,葉重承受的壓力也越來越大,腦門上出現細密汗珠,臉色越發陰沉,哪怕有葉明河不是掩藏實力出手相助,也倍感亞歷山大。

終于,再一次和葉明河聯手,揮劍擊殺一頭四星兇獸后,葉重忍不住了,未收獸核,便看向麻老三--

“麻老三!”

“我跟你來可不是做苦力的!”

“憑什么只有我們兩人出手,后面的那個,是廢物么?!”

不患寡而患不均。

對于趙天廣一路上的袖手旁觀,葉重顯然不滿了。

可不等麻老三開口,后方一個懶散的聲音飄來:

“呵呵,廢物就是廢物,才這點山路,就受不了了?”

“這點實力,還想去采三日斷命草?真是癡心妄想!”

趙天廣冷冷道,話語中充滿不屑。但葉明河在意的可不是他的語氣,而是他口中那種藥草--

三日斷命草!

這是葉重此行的目標?

葉明河的眉頭一下子深深皺了起來。

三日斷命草,不是靈藥,而是毒草!正如它的名字一樣,吞服之后,三日必死,無藥可救!

當然,凡物都有兩面性。

吞服三日斷命草,三日后必死,但在這三日內,卻可以激活一個人全部的潛力!在很多破境丹藥中,都有這種毒草作為輔藥,并用其他靈草抵消它的毒性。

葉重要這東西做什么?

他真氣境四重天中期的武道修為,也完全用不著三日斷命草煉丹制藥啊。

葉明河的內心再度被重重疑惑困擾,想不明白。而正在這時,麻老三終于作為和事佬出現了。

“哎,葉重兄弟你別急嘛,怪兄弟我考慮不周了。”

“天哥,您看這一路葉重兄弟的確費心費力,掃除障礙,花大力氣了。您也借機松動下筋骨嘛,要不然,恐怕不到地方就……”

地方?

什么地方?

麻老三所言的地方,到底是哪里?

是三日斷命草生長的地方?

葉明河聞言,耳朵一下子豎了起來。他有種感覺,這兩個地方,恐怕并非同一處!

然而,不等麻老三此話說完,似乎有種怕麻老三言多必失的感覺,趙天廣突然出口,把他打斷:

“好了,你不用說了。”

呼!

趙天廣腳下加速,來到隊伍前列,狹長眼瞳內寒芒一閃,看向葉重,一撇嘴,嘲諷意味十足,冷冷道:

“哼!”

“廢物就是廢物,連四星兇獸殺起來都這么費勁!”

“今天老子就教教你,什么叫劍法!”

一句話說完,趙天廣已經丟下臉色鐵青的葉重,掠前而去,極度囂張。

看到這一幕,就連葉明河都不由大皺眉頭。

這小子,還真是秉持了趙家人的天性--狂妄啊!

可正待葉明河義憤填膺,心緒澎湃之時,卻聽耳畔陡然傳來一聲渾厚的男聲:

“兄弟,剛才多謝啊!”

是葉重在道謝!

此番道謝,顯然是因為剛才葉明河出劍相助,格殺兇獸的事。

“不必客氣。”

葉明河顯得有些冷漠,應升時連頭都沒有扭一下。

他在故作冷漠,完全不敢看葉重,生怕自己眼底的神色暴露自己的身份。葉重卻絲毫沒有責怪,張口長嘆,視線一直停留在葉明河身上,眼底閃過一絲追憶:

“不過兄弟你的體型倒是和我一位兄弟差不多,他如果現在還活著,應該和你差不多大。”

兄弟?

還活著?

聽聞此言,葉明河不由心神一震。他敏銳的判斷出,葉重說的,正是自己!

“那他現在呢?”

葉明河忍不住想要驗證自己的猜測,葉重聞言,又是一聲長嘆,語氣低沉。

“死了。”

“奸人所害!”

他說的果然是“我”!

葉明河一時情難自禁,心思悸動,差點無法維系臉上的平靜。而正在此時,卻見葉重的眼底驟然重新綻放出光彩,仿佛是憋了太久,終于找到一個宣泄口,殺機盎然,冷言如梭:

“我那兄弟父親死的早,此仇無人可托。”

“不過,長兄如父。我這次回來,就是來給他報仇的!”

報仇?

果然!

葉明河聞言,心頭的困惑盡數揭開!

葉重的回歸,來十萬大山尋三日斷命草的動機,一切清晰,盡顯于心!

他是為了自己的“身死”之仇回來的!

尤其是“長兄如父”四個字,更如同一襲暖流,浸潤葉明河心底最柔軟的地方。

兄長之情,不過如此!

小說《碎空武尊》 第013章 暗潮涌動,兄長情誼!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最新斯诺克世界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