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禍起紅妝

更新時間:2019-06-17 16:55:20

禍起紅妝 已完結

禍起紅妝

來源:微小寶作者:小陌分類:言情主角:洛殤冷邵玉

主人公叫洛殤冷邵玉的小說叫做《禍起紅妝》,本小說的作者是小陌創作的古代言情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本是叛國公主,本該在瑯琊前死去,天命讓她活了下來。失了記憶,成了代嫁王妃,嫁給他。新婚之夜,男人俯身捏著她的下顎,狠戾的目光透著冰冷帶著幾分戲謔,挑著眉,輕笑道:“你怕什么?這不是你想要的嗎?欲擒故縱的女人!”洞房花燭,他將她一身靚麗絳紗紅嫁衣撕的粉碎,同她的尊嚴,一并踩在腳下。無意的存活,讓她卷入一場血腥的風波,淪為他仇恨的債物。為了讓身邊的人都能平安活下去,她心甘情愿任他予取予求,一顆心卻慢慢沉淪!直到他端著那碗苦到心底的墮胎藥親手灌進她嘴里時,流下的鮮紅血液,讓她絕望。待一切真相大白,她流著淚跪在他身前,弱嬌的眼眸訴說著多年的凄苦。“讓我走……”一紙休書,斷了她的愛,卻勾起了他的情……...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絲絲冷風順著開著的門檻滑進室內,也一并吹帶了幾葉枯黃的落花進來,像是迫不及待的也想慰問床上病弱的女人。

紫金閣死氣沉沉,滿園枯死的梧桐凄涼冷清,圍聚一起,夜里的冷風吹著門板上破損的支架嘎吱嘎吱的作響。窗前的幃簾輕輕擺動,卻是遮不住窗外無盡的黑暗。

“卓錦這丫頭怎么去了這么久……”阿玉雙手搭在身前,不停的來回摩娑,恨不得將指甲就這么陷進肉里,以此緩解自己難以平復的焦慮。

她時不時地瞧著*榻上的洛殤,看她額頭上的汗一點點變干,睫毛已經不再顫抖,想必是沒了意識。

阿玉小心翼翼走過去,又給她添了一層被子。晉王府的下人們還真是會看主子的臉色,都知道晉王不待見王妃,便是送來的被子都是應付了事,沒有一點絨棉的柔軟,只是單薄的皮囊。

“她怎么樣?”

低沉的男音夾雜著些許微淺的憂慮,在阿玉的身后響起,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后背頓時萌生一身冷汗,她猛然回過頭,正對上男人那雙似有非有游離的神情。

像是看錯一般,她揉了揉眼睛,匆匆忙忙地轉身跪下。“奴婢參見韓王殿下,我家小姐她……”

未等她說完,冷暮飛已皺了眉頭。這個男人極少皺眉,起碼在阿玉印象中,每次見他都是一副懶散的貴家公子模樣。

阿玉記得上一次小姐被打,也是他及時出現,這一次他又如同及時雨般。小姐雖不想和冷家任何男人有瓜葛,但現在看來,這位韓王殿下倒也算和善了。

冷暮飛的眼神透過阿玉,目光游走在床上女人的臉上,他什么都沒有說,直接走過去,一把掀開蓋在女人身上的被子,將她打橫抱起。

“韓王殿下,您這是要將小姐帶到哪里去?韓王殿下……”阿玉見他沒有回答,抱著洛殤便是走了出去,也急忙跟了過去。

冷暮飛眉間淺淺,一張天生紈绔妖孽的臉上帶了懶散,看著懷里昏迷的女人,輕言道∶“當然是去救她。”

他的聲音很好聽,不像晉王那么冷,反而暖暖的讓人感覺很舒服。

說著,他邁著矯健的步子頭也不回的走出紫金閣。

深院兩側,濃密的叢林黯然失色,也不知是這夜色太過凄涼,還是人情太薄凍壞了它們。

冷暮飛抱著懷里的洛殤走出紫金閣時,正逢迎面走來的女人,剛剛留下她,連聲招呼都忘了和她說。

女人看見他懷里的人時,有些錯愕,但很快便沉下心境。“她,就是那個女孩兒?”

冷暮飛笑意的點了點頭。

“你這樣做,哥哥會不高興的。”女人見他抱著懷里的人朝著王府大門走去,忙說。

見他沒有停下,她瞪大了眼睛。“莫云在那里,他很快便會知道是你帶走了洛殤。”

女人很早便聽說了洛殤這個人,但今日也是第一次見到她,原來,這世上果真還有這等標致的女子,讓人一見便是再也難忘她的美顏。要是這個女孩兒足夠好運,嫁的人就不該是她的哥哥,反而,會成為當朝貴妃,她的皇嫂。

“那就等他知道的時候再說。”冷暮飛笑的很隨意,明明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他卻始終都是這么隨性,嘴角輕揚了一個好看的弧度,始終都沒有轉身。

黃金朱砂雕刻成的的獨具將心的晉王府大門,勢如游龍,又像一睹厚重的城墻。就是這座看起華麗的鐵門,卻是牢牢的鎖了洛殤一生。

“卑職參見韓王殿下!”莫云從門前走過來,恭恭敬敬的行禮。韓王是他家主子的親弟弟,晉王更是待他優厚,在這王府里,只要有晉王在,他便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這也是他成年后時常賴在晉王府的原因。

“呦~還真是巧呢,莫大人好雅興,也在欣賞這王府的夜色~本王累了,就不打擾大人了您了。”冷暮飛勾著嘴角,一貫慵懶的笑。

看見他要離府,莫云深瞇了眼眸,看見他懷中的女人的面孔時,忙攔上前。

韓王生性頑劣,無論是什么樣的女子,只要他看中的都要帶走,好好疼愛一翻。這么多年了,晉王府里有模有樣的丫頭只要他想要的,就沒有得不到的。只是他就算再大膽,也不能帶走這個女人。

她可是他家晉王爺的債務。

“韓王殿下請留步!”

冷暮飛打了個哈欠,帶著不耐煩勞累的樣子看著他說:“怎么,莫大人難不成是想叫本王陪你賞夜色,不行不行,本王今夜累了。況且這顆心還急著要去醉春露好好享樂一翻,莫大人既然有如此雅興,那改天本王定同你好好暢飲一翻,如何?”

“韓王殿下,您還不能走”莫云攔在他身前。

冷暮飛表情淡淡,看不出他此時的心情,臉上的笑意不改。“莫大人,您這是何意?難道本王離府現在都需要得到你的認可嗎?”

“卑職不敢!王爺自然可以離府,不過…您不能帶走王妃。”莫云腰間的劍橫在那里,倒是讓冷暮飛輕笑。

“大人愈發會做事了,難怪哥哥這么器重你,不過,今夜本王一定要離府,還是帶著你們的王妃一起離府。”

莫云沉了臉,手指在腰間的劍靴上來回摩擦,他陰著眉間,正當兩人僵持不下之時,只聽身后傳來一聲女人的孱弱聲。

“莫大人,夜色深了,大人為何還在這里?”

是剛剛那個女人,她站在遠處,帶著淺淺笑意步縷蹣跚,向著這邊走來。她步伐優雅,一舉一動都是和暢,雖然她的相貌不是有多傾國傾城,卻怎么也掩蓋不了她一身的氣質。一身平淡的長衣,加之簡單的妝容,襯的她惠雅寧和。

莫云看著她,沒有說話,卻是沉了眼眸,有意避開女人的眼睛。

眼前的女人,她是弩厄王爺的女兒,弩厄王爺禍罪時,她還不滿六歲。先帝覺她可憐又生性乖巧,便過繼給了太妃娘娘,也就是晉王韓王的生母。

她十九歲那年,恰好如同洛殤這般大,如花的年齡,卻被當成聯姻的工具,被先帝封為朝陽郡主,送往羌胡和親。

“大人為何不回答我?”冷語心一雙如同秋波蕩漾的眼,波動的莫云的心上下起伏顛蕩。

眼前的女人,是他整整朝思暮想二十余載的人,是他愿意用盡一生去守護的人。要說他是為了回報王爺的恩情才心甘情愿的留在王府,那另一個原因,就是為了她。

七年前,朝陽公主出嫁,他護送她遠行萬里前去和親,看著胡人可汗將她抱入帳內,熄了燈,那一晚,他的心如刀絞。七年后,武周大勝,可汗被殺,他又親自將她接回王府,他們,只因可笑的位份懸殊,卻要終其一生不能相守。

“我…卑職參見郡主…”莫云低下頭。她是郡主,高高在上,他是臣,卑微不足。

“莫大人,哥哥已經知曉此事,特意派我來相告”冷語心看著他半信半疑,又說:“怎么,大人難道連我也不愿相信嗎?”

莫云沒有再說什么,轉過身退了下去。在這世上,他永遠都不會拒絕兩個人,一個是晉王,一個便是她。

冷暮飛微瞇了眼眸,像是打量什么,卻是一笑而過,抱著懷里的人走出晉王府。

這一夜,京都的大半郎中都被人帶走去了韓王府,直到三更天時,眾人才徑自散去。

黃金的柔軟棉榻上,洛殤額頭冒著冷汗,兩只手不安分的抓著被子。

“不…不要殺他…不要…”

“不要!”

一聲叫喊,她猛然睜開眼睛,看著唯美的菱角赤龍幃帳,她深呼了一口氣。又是這樣的噩夢,都是血,那個男人是誰,為什么她不想人殺他,又為什么她看不清他的樣子,他究竟是誰,為何一次又一次的出現在她的夢里?

洛殤已經記不清這是自己第幾次做這樣奇怪的夢。

正當她清醒時,只聽一側一個聲音帶著疲倦之意傳來。“做噩夢了?”

洛殤將頭轉過去,只瞧著窗口處的軟椅上躺著一個穿的很是隨意的男人。

他的臉上掛著邪魅的笑,高挺的鼻梁,薄唇一抿,正看著她。

“冷暮飛,你怎么在這里?”

冷暮飛嗖的一下從椅子上跳下,慢悠悠的倒了一杯茶朝著她走過來,邊走邊說:“這是我家,我不在這里,還會在哪里?”

“你說什么?”洛殤皺緊眉頭,看了看四周,金色的紗帳,床塌,壁畫……真的不是自己的房間。

她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淺白色的絲綢,這也不是她的,要是這里真的是他的王府,那自己的衣服豈非……

“你對我做了什么?”洛殤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皺了好看的蛾眉問他。

走過來的男人頓了頓,一臉疑問的看著她,隨后邪魅一笑,帶著有意嘲弄的語氣說:“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你覺得我會對你做些什么?”

小說《禍起紅妝》 第16章 做過什么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輕松爽文小說
  2. 言情小說
  3. 種田小說
  4. 歡喜冤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最新斯诺克世界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