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你為什么不離婚

更新時間:2019-06-17 11:24:04

你為什么不離婚 已完結

你為什么不離婚

來源:有書閣作者:姬流觴分類:言情主角:寧悅何寬

《你為什么不離婚》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現代言情小說,這本書的作者是姬流觴,主角是寧悅何寬,小說主要講述的是:在這樣的社會里,離婚是最容易的,也是最艱難的。因為,它是有代價的,能瀟灑離開的女人都是有資本的。當你一無所有的時候,當你對生活還抱有希望的時候,當你還有責任的時候,你會發現,離婚只是一個遙遠的目標。尤其是女人,要面臨更多的難堪和絕望。婚姻盡頭,潦倒的女人能不能體面的結束它?...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依舊是兩年后。

游樂場里的孩子們還在熱火朝天的玩兒著,義憤填膺的表情依舊在每個知情人的臉上流連著。寧悅的公公婆婆尋過來,讓寧悅回去看一下,好像有個快遞需要她的身份證號。公公去買菜,婆婆帶著胡子淵玩兒,寧悅交代兩句就離開了。胡子淵看看媽媽,撇撇嘴,就被奶奶推的秋千蕩起,哈哈笑著轉移了注意力。

你多帶他,他心里向著你。

邊走邊回頭看,心里竟然想起鄭阿姨早先說過的話。不同于那時的無奈,此刻竟然有些絲絲的暖意。在她絕情冰冷的婚姻里,只要有孩子,就還有溫暖之源,就有她情感棲息的生命之火。就算離開,她的愛不會熄滅,她的溫暖不會消散。

孩子,母親給你的不光是生命,還有她的生命之火。所以,呵護你,就是呵護自己。

只是現在,這朵火苗太過微弱,將息未息,令人揪心!

寧悅接完快遞,心口砰砰砰不規律的跳著厲害,只好摸著把椅子坐下來。習慣性的拿出手機,看著黑洞洞的屏幕,又不知道要干嘛。

“看什么呢?”身后突然傳來一道頗有磁性的聲音,緊接著,一條結實溫暖的臂膀毫不客氣的把寧悅帶入懷抱。

寧悅的身體陡然一僵,拿著手機的手臂胡亂那么一揮,碰的一下,不知打到了哪里。就聽那人喊了一聲:“哎吆!”

寧悅趕緊回頭,卻倒退了一大步,遠遠的站定,目光復雜的看著來人。

胡成,她的丈夫回來了。

西裝外套已經脫去,領帶半開著,白色的襯衫領口微張,露出筋骨分明的頸部肌肉和微微凸出的喉結。緊你啊最流行的瘦型西褲整齊而熨貼的套在他的腿上,H標記的腰帶低調而精致的勾勒出依舊緊致的腰身。時光對誰都是一樣的,但努力的人總能偷出五六年。胡成就是這樣努力的人,不管工作多忙,時間多么緊張,健身房是他行事歷上雷打不動的安排。即使當年寧悅因為陣痛入了產房,胡成也要完成規定的健身項目,才急匆匆的趕到醫院。

男人過了四十,臀部就開始下垂,這一點和女人的煩惱是一樣的。而且女人可以穿BRA糾正,男人就只能那么吊著。前后都當啷著,想不“猥瑣“也難。可胡成的臀部一直很翹,肌肉略有松弛,卻總能保持挺翹的姿態。就像寧悅的臉,雖然也有皺紋,但給人的感覺還是年輕,甚至有一點點幼稚。在寧悅看來,這些都是天賦。可胡成卻斬釘截鐵的認為,這是自己長期健身的結果。而寧悅,則要歸功于各種昂貴的護膚品。

寧悅并不與他爭執,結婚這么多年來,她已經完全摸透胡成的脾氣。那就是一頭狼,天天高高在上的自以為了不起,稍微有誰不順著他,就記恨一輩子,總要找機會咬你一口。寧悅吃了幾次虧之后,哭笑不得,因為她早就把肇事的原因拋在腦后。如此一來,慢慢的,寧悅就隨他去了。這樣大家都很舒服,你得了你要的順從,我全了我的安寧,皆大歡喜。更何況,寧悅一直很欣賞他那高高翹起的臀部。在身體的黃金分割點上,那么鼓鼓的突出來,立刻把古板的西裝穿出一種悶悶的騷爽來。

寧悅覺得,這是屬于自己的樂趣,全世界幾億人,只有她懂得的胡成的美。

后來她才發現,自己不過是其中之一罷了。這個認知曾經讓她痛的無以復加,可她居然神奇的挺了過來,并且已經痛的習慣了。就像每月例行一次的痛經,要死要活,然后繼續活。每到這個時候,她就像一個旁觀者,看著另一個自己從深淵里爬出來,刨心挖肺自虐自殘,鬧夠了再慢慢爬回深淵。

她疼,也不疼;她恨,也不恨。

大概,這就是麻木吧?

“你怎么了?”胡成捂著臉,看起來打得不輕。

他敏銳的注意到寧悅的不對勁,習慣性的瞇起眼。強烈的危機感讓他瞬間繃緊,好像一頭亮出獠牙發出低沉狺吠的野獸。

熟悉他的寧悅毫無障礙地感受到了危險的信號,那一瞬間她甚至覺得眼前站的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隨時可以撲過來掐死自己的人。

——這種感覺并不陌生。

當年他們就是這樣認識,并且自己也正是被這種危險吸引,最后才成為他的妻子。

寧悅相信一物降一物,她來到這個世上,就是為胡成這頭野獸套上嚼子的。可是現在,她覺得并沒有馴化他,反而把自己成了一頭困獸。

在山巔,四面懸崖。

寧悅心頭有些煩躁,她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后說:“有個叫田秋子的姑娘今天來找我,”她觀察著胡成的表情,繼續說,“她胡說了一些東西,我沒空理她,叫保安把她攆走了。”

胡成面皮抖了抖,看著寧悅沒有說話。

寧悅隨意的問:“真的么?她說的。”

胡成搖了搖頭:“什么真的假的。現在的女人看男人有點本事就倒貼,你別理會!我每天忙的不行,那有時間弄這些!”他轉過身去換衣服,沒看到寧悅抬頭注視他的眼神。空茫茫的,連絲生機都沒有!

兩年了。

從懷孕時收到另外一個女人的照片開始,胡成就不斷否定著所有的婚外情。寧悅只交代給他一句話:“你是我老公,我最信你。你若說沒有,我就當沒有。”

當年寧悅媽媽也是這樣對寧悅爸爸的,后來他們一起過完了后半生。可是,寧悅媽媽只問了那一次,而寧悅已經記不清這是自己第幾次問了。

不同的女人,或者照片,或者找上門,一次又一次,弄的寧悅都覺得問胡成是一件很無聊的事!然而,即使很無聊,她也要每次都問一遍。心里就像養了一頭怪獸,唯有得到那個明知是假的標準答案,才能安靜的趴下。

胡成換衣服回來,問寧悅:“床頭上你的藥呢?怎么都沒了。你吃完了記得要買,或者讓我媽去買也一樣。”

“醫生說不用吃了。我那個本來就是產后抑郁,自己就能慢慢恢復。你非讓我吃藥,現在已經好了。”

“真的好了么?”胡成遲疑了一下,手指不由自主的劃過臉,那里剛才被打的地方還**辣的疼。

寧悅從柜子里拿出一份藍色的就診本,遞給胡成,讓他自己看。

胡成隨便翻了翻就扔到了一邊:“好了就行,以后穩當著點。幸虧是我,要是孩子或者我媽,你這一下子非出人命不可。”

寧悅沒說話,低頭翻著手里的手機玩兒。

胡成起身換衣服,一邊觀察者寧悅。換好了衣服,才湊到寧悅耳邊,低聲帶著明顯的曖昧問:“唔,有事?”

寧悅全身毛孔都炸開了,汗毛嗖的立起來!如果不是門口傳來熟悉的呀呀聲,她一定會迅速推開胡成,跳到一個安全距離之外!

門開了,胡成撇下寧悅,整個人仿佛變了個模樣,笑瞇瞇的沖到門口。

大門已經打開,一輛兒童手推車正緩緩駛入,車上坐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娃娃。看到胡成便張開手臂,咿咿呀呀的叫著。胡成一把抱起娃娃,高興的在屋里轉圈:“哦哦哦,我的大兒子砸!寶貝兒回來了!”

父子倆玩著扔高高的游戲,大的喊,小的笑,屋里詭異的氣氛瞬間被沖的七零八落。窗外的陽光筆直的射入客廳,所到之處,溫暖而明亮。

寧悅松開手指,癡癡的看著在空中翻飛的小人兒。那柔軟的身體,小小的一團肉,只要胡成一失手,不要一秒鐘,這個所謂的生命就可以在日常慣見的地板上煙消云散!所有關于他的回憶,自己十個月的艱難與忐忑,手術臺上的生死徘徊,都將變成無處安放的感覺,消弭在時間的深處。而這個所謂的生命,與寧悅幾十年的生理認知大相徑庭。他是那樣的脆弱,所謂的白紙,已經歸零到連一只螞蟻都不如!

這不堪一擊的生命,居然是自己的兒子!

這樣柔弱的人兒,憑什么要面對人間幾十年的冷酷與無情!

而自己的婚姻,究竟是因為誰存在,又為了誰延續?當初的那個選擇,是緣,還是劫?!

寧悅的目光在大小兩個男人間徘徊,握著手機的手慢慢的爆出了青筋。最后,她的目光定在小肉團身上,所有的冷冽都融成了一汪春水。

小說《你為什么不離婚》 第4章 權衡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逆襲小說
  3. 虐戀情深小說
  4. 江湖恩怨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最新斯诺克世界排名